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原创】Kiss the Snow  

2018-02-03 13:13:19|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二十五日夜杭城大雪,道路封阻,三十日晴通车回家,预报三十一日复有雪,本想次日一早便出逃杭州,无奈人算不如天算,晚间家乡暴雪,次日一早天地皆白,出行已无可能。这一日雪未停,受阻家中,无以消遣,便冒雪转山。大雪纷扬,山路积雪寥无人迹,万籁俱寂,故乡久别,行于山中颇有孤独的自在与亲切,清冷空气打开了封尘的记忆,这片土地熟悉而又陌生,变了却又没变,几株棵老树,一间路堂,旧时山道依然填满儿时记忆,变得陌生的是荒芜的山田、乡间冰冷的水泥路和萧瑟的新农村,过去满山的松树代之以果木,田间的衣食作物换之以茶树,水泥铺就新路失去了泥的芬芳和石的温度,站在山顶,遥望散落四处的小村庄,瓦房难觅,炊烟难见,代之以一幢幢七零八落的小洋房,偶尔几声犬吠、几声鸡鸣远远传来,提醒这里仍是乡间。我在这里出生、长大,这里怀着我生命里最初的记忆,那是埋于心底的乡村情结和对故土的留恋,眼所见,镜所求都努力搜寻过去的样子,那些一生无忘的回忆。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记补2018/2/7:
        是夜,山乡暴雪,次日域宇苍茫,天地皆白,家中无以消遣,便冒雪转山。大雪纷扬,山道无人,万籁俱寂,故乡久别,行于山中颇觉自在与亲切,清冷空气打开了封尘的心门,旧时的蜿蜒山道、枯藤老树,仿佛传来人语声声,石垒的路堂、高底的薄田依然装填着儿时的身影,站在山顶,遥望散落四处的小村庄,炊烟难见,木屋难觅,代之以幢幢洋房,七零八落,偶尔几声犬吠、数声鸡鸣远远传来,提醒这里仍是偏壤之地,这片土地熟悉而又陌生,山田日渐荒芜,新路宽阔齐整,却无旧巷悠然温润,新农村高大光鲜,却显得落寞、刺眼、冰冷,水泥从林与自然环境格格不入,生硬的农村现代化亲切不在,温情难有,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硬件改善替代不了软件的提升,犹如失之灵魂的躯壳不会鲜活,平日里了无人烟的农村,外表光鲜难以掩饰事实的萧瑟凋敝。生活的根底是文化,生活的温度是情怀,农村现代化不是剥离传统,搬照城市化,而是人情回归,习俗传承,需要把人留下,把心留住。家园何处?苏轼说:此心安处是吾乡,而我们身处的现实,一边是釜底抽薪般模式化的改变,一边是不知何处安放的故园的心思。
        风雪中的故乡暂时覆盖了时代的新印迹,更能带回故园记忆。第三日放晴,早饭毕,踏雪村前村后,深入田间地头,搜罗二三十年前的故园景致。野外积雪已厚,皑皑白雪无人踏足,穿林越岭,看取茶园成片,茅草枯朽,树木清寂,山路曲折,邻舍隐约。绕回村中,老房子零落破败,多有坍圯,偶见几户留守老人,似作最后的挣扎与告别。随着岁月渐行远去,封尘已久的乡村,终于打破沉寂,迎来时代的碾压,随着旧房轰然倒塌的声音响起,化为乌有的是历史瞬间,随之而去的是旧时生活,故事只在瞬间抹平,记忆将毫无保留,眼前这副光景终将被湮没在无情的时光里,深埋于古老的记忆中,直到最后,消逝在无人问津的暗尘之下。村沿几株千年老树尚在,结满冰柱,映衬着蓝天,在阳光下熠熠发光;雪地上脚印接踵,通往野外陈家土地庙,庙门已破,庙中烛火还燃着,堂上泥塑端坐,表情神俊,有似来访之人,心有寄托,便不畏严寒……故乡是收藏生命最初记忆的地方,眼所见镜所寻都是那些一生无忘的少年记忆和回不去的岁月时光。这场雪或许为我而下,在老村改造的时代背景下,总得有心有不甘的人努力为它的未来留下过去最后的一瞥。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雪 说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