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  

2017-08-18 17:04:20|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欢苏轼这首诗,尤其“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两句,深得心意。年少时要求事事不忘,现在倒愿意旧事不记省,见多了事情,容易回忆成伤,人应该向前看,淡忘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 宋·苏轼

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村。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江城白酒三杯酽,野老苍颜一笑温。已约年年为此会,故人不用赋招魂。


组诗其一:春来空谷水潺潺,的皪梅花草棘间。昨夜东风吹石裂,半随飞雪度关山。其二:何人把酒慰深幽,开自无聊落更愁。幸有清溪三百曲,不辞相送到黄州。这两首诗都在借半随飞雪度关山的梅花形象,流露一股淡淡的哀怨凄凉之感。

到黄州次年,即1081年(元丰四年),正月二十日,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于女王城东禅庄院,以此为题,作七律一首,末两句说:去年今日关山路,细雨梅花正断魂。正是指一年前来黄州途中过麻城五关作《梅花》诗时的情景。

再过一年,即1082年(元丰五年)的正月二十日,又写了这首诗,颇有乐在此间的味道。《六年正月二十日复出东门仍用前韵》,又写了一首类似的诗。

上面这些诗表现了诗人身处逆境而能超然旷达并最终执着于现实人生的精神境界。这和他从海南赦归时所说的九死南荒吾不很,兹游奇绝冠平生,属同一气质,正是苏轼的高不可及处。 

作者写这首诗时,来到黄州已两年了,乌台诗案的骇浪已成往事,诗人本州安置的困境却无法摆脱。《初到黄州》就自找乐趣: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后又自寻精神寄托,手抄《金刚经》,又筑南堂,开垦东坡;得郡守徐猷庇护,访游近地,与渔樵相处。至黄州后续有新交,诗酒唱和。

诗题中的潘、郭二生,即在黄州朝夕相处的潘丙、郭遘。前一年正月二十日,苏轼去岐亭访陈慥,潘丙、郭遘和另一位新交的朋友古道耕相送至女王城,作过一首七律。一年过去了,又是正月二十日。想起一年前的这一天,潘、古、郭三人伴送出城所感到的春意,诗人心境荡漾。

起句是据前一年所感的设想。东风为春之信使,如城里有了春意,东风这位信使就先自东门而入,而此时苏轼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他想恐怕是东风未肯入东门吧。至于为什么未肯入东门,妙在不言之中。但忽记去年是日出城之前,也是十日春寒未出门,一到郊外方知江柳已摇村。就在这年到郊外尚未入城的早春时节,渴望春意的诗人主动出郊寻春了。他是旧地寻春,又是走马而去,所以次句说走马还寻去岁村 

接下去不写寻春所获,却宕开一笔,忽出警句: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纪昀评价说:三、四(句)深警。人如侯鸟,有感于外界信息而动。鸿雁南来北往,即使年年如此从不懈怠,在瞬息万变的宇宙中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人之如候鸟,正在于此,只不过人间的信息比自然季侯要复杂得多;但同样人因有感而动,其中一切经历、一切思绪,也只如春梦一般,时过境迁,了无痕迹。

苏轼之所以有人似秋鸿,事如春梦之感,究其根源是由于他遭受过乌台诗案的沉重打击,又正在贬逐之中,只有把一切往事,一切留恋和烦恼,都强自推向春梦了无痕的虚无境地,以解脱失意中难以消除的痛苦,这是就三、四两句本身来说。若就它在全诗中的关合来说,则妙在虚实离即之闻。人似秋鸿实接首联;事如春梦反照下文。把人生进取、政治抱负都看得淡漠了,于是才有超然旷达、出郊寻春之举,于是才有下边四句所表达的春游之乐。它看似游离,实为全诗的关键所在。 

江城指位于长江北岸的黄州。味道醇厚的江城白酒,笑意温和的野老苍颜,既可具体指这次春游的欢聚畅饮,也可概括苏轼在黄州的生活乐趣。总之,他是以此为乐,甚至要以此为归宿了。前一年访故友陈慥,有三位新交的朋友相送,春意涌上心头;这一年出郊寻春,又有潘丙、郭遘为伴,酒醺颜面。山水自然之乐,人情朴野之纯,完全可以驱除那些烦恼的往事,也完全可以冲淡甚至忘却他当时的困厄。所以诗的最后说:已约年年为此会,故人不用赋《招魂》。”“赋《招魂》,指宋玉屈原忠而见弃,作《招魂》讽谏楚怀王,希望他悔悟,召还屈原(这一说法出自王逸《楚辞章句》,但经后人辨析,其说有误);苏轼在这里借指老朋友们为他的复出奔走。最后两句是在告慰故人:我在黄州过得很好,已和这里的朋友们约定每年作此寻春之游,你们不必为我的处境担忧,也不必为朝廷召我还京多操心。 

苏轼奋厉有当世志,而且自信致君尧舜,此事何难。但在神宗、哲宗两朝党争中几经起落,而其立朝大节极可观,才意高广,唯已之是信(马永卿《元城语录》),又从不俯身从众,卑论趋时(《登州谢宣诏赴阙表》),遂使他一生陷于无边的灾难之中。

苏轼对待历时三十年的灾难,总的态度是随缘自适,但各个时期又有不同。刚开始的时候,他赴密州途中说过用舍由时,行藏在我(《沁园春》词)的话,那时还有还朝的愿望。乌台诗案中他自料必死无疑,谁知未死。而贬去黄州,恍如隔世;经过这一次打击,平时种种心,次第去莫留。(《子由自南都来陈三日而别》)他在黄州求所以自新之方,反觉不可胜悔今虽改之,后必复作,不如归诚佛僧,求一洗之,……则物我相忘,身心皆空。(《黄州安国寺记》)再从他在黄州的诗词文赋和种种活动看,他对起复还朝已失去信心。因此这首诗的结尾两句,不是牢骚,不是反语,是一种真情实感。

苏轼在黄州寄情诗书山水,寄情新交故旧,尤其是切望惠及百姓,迥异于失意文士的消极避世。他的画像自题诗说: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澹州。也不应看作牢骚反话。他在最失意最痛苦之时,总在努力使自己和大家都得到安慰,都生活得愉快些,这是他度过一切灾难的精神力量。他临死时对儿子说:吾生不恶,死必不坠人们敬仰他、纪念他,一个原因是他的诗、词、文、书、画五艺俱绝,另一原因就是他有一腔正直忠厚的心肠,一种开阔旷达的襟怀。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