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晏几道词两首【1】  

2017-03-30 11:02:42|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晏几道(1038年-1110年),字叔原,号小山,汉族,抚州临川文港沙河人(今属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他是北宋著名词人,晏殊第七子,与其父合称"二晏",词风似父而造诣过之。他性情孤傲,父去逝后家境中落。其词工于言情,其小令语言清丽,感情深挚,尤负盛名,表达情感直率,多写爱情生活,是婉约派的重要作家,有《小山词》留世。

就像《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一样,晏几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的父亲晏殊官居相位,仁宗至和二年(1055年)晏殊去世,晏几道春风得意的生活也戛然而止,他立刻感受到了现实社会的霜刀雪剑。他和六哥祗德,八弟传正及姊妹四人都还年幼,后由二哥承裕的妻子张氏“养毓调护”,嫁娶成家。后来恩荫为太常寺太祝。神宗熙宁七年(1074年),晏几道的朋友郑侠因进《流民图》反对王安石变法而被罗织罪名,交付御史台治罪。晏几道受迁连被逮捕下狱,后来宋神宗释放了晏几道。这件事虽然有惊无险,但经过这么一折腾,原本就坐吃山空的家底更加微薄,晏家的家境每况愈下。这件事对晏几道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从一个书生意气的公子哥,沦落为潦倒落魄的贵族。

宋哲宗元祐初,晏几道词名盛传于京师,苏轼曾请黄庭坚转致期望结识之意,但他回答说。“今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陆友《砚北杂志》上,引邵泽民说)辞气颇为倨傲。在这期间,他编辑自己的词集,黄庭坚为之作序。大观元年(1107年),蔡京权势正盛,曾于重九,冬至日,遣客求写长短句,晏几道为作《鹧鸪天》两首,内容只限歌咏太平,而无一语言及蔡京。一个绝佳的拍高官马屁以求升官的机会就这样流逝了。他不受世俗约束,生性高傲,不慕势利,从不利用父势或借助其父门生故吏满天下的有利条件,谋取功名,因而仕途很不得意,不识时务的晏几道终其一生,也仅做到通判这类小官。宋徽宗大观四年(1110年),年过古稀的晏几道安然辞世。他走了,而凝聚了他一生心血的《小山词》却流传千年,历久而弥新。

黄庭坚曾在《<小山词>序》中列举出晏几道的“生平四大痴绝处”——“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作一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好像是贬,其实是赞许,更主要的是突出了晏几道性格的特点——痴,即痴情。一部《小山词》,把词人的纯情痴意演绎得淋漓尽致。怪不得我读完两首他的词作,总觉有纳兰词的特性,说纳兰词的一个特点是”情真“,而晏几道的特点是情”痴“,真和痴其实难分,无非就是纳兰词读来是那么流畅和真切,好象本来如此,没有丝毫雕琢修饰之态。

《小山词》1卷存词260首,其中长调3首,其余均为小令。他的小令词在宋初发展到一个高峰,用清壮顿挫的艺术性,揉合了晏殊词典雅富贵与柳永词旖旎流俗特性,既雅又俗的歌词合乐的典型音乐形象,使词这种艺术形式堂而皇之地登上大雅之堂,并取得扭转雅歌尽废的历史性作用。



|蝶恋花|

梦入江南烟水路
行尽江南
不与离人遇
睡里消魂无处说
觉来惆怅消魂误(消魂:一作“佳期”)

欲尽此情书尺素
浮雁鱼沉
终了无凭据
欲倚缓弦歌别绪
断肠移破秦筝柱

销魂:灵魂离散,形容极度的悲愁、欢乐、恐惧等。《昭明文选》卷十六〈赋辛·哀伤·别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况秦吴兮绝国,复燕宋兮千里。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风兮暂起。是以行子肠断,百感凄恻。风萧萧而异响,云漫漫而奇色。舟凝滞于水滨,车逶迟于山侧。棹容与而讵前,马寒鸣而不息。掩金觞而谁御,横玉柱而沾轼。居人愁卧,恍若有亡。日下壁而沈彩,月上轩而飞光。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离霜。巡曾楹而空掩,抚锦幕而虚凉。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唐·李善注:「黯,失色将败之貌。言黯然魂将离散者,唯别而然也。夫人魂以守形,魂散则形毙。今别而散,明恨深也。」说文曰:「黯,深黑也。」楚辞曰:「魂魄离散。」家语,孔子曰:「黯然而黑。」贾逵曰:「唯,独也。」

惆怅:因失望或失意而哀伤。

终了:纵了,即使写成、终究。无凭据:不可靠,靠不住。

尺素:书写用之尺长素绢,借指简短书信。素:白绢。古人为书,多写于白绢上。尺素即是书信。

浮雁沉鱼:古代文中常以鸿雁和鱼作为传递书信的使者。古乐府《饮马长城窟行》有“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有加餐食,下有长相忆。”又《汉书·苏武传》有“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因合称书信为鱼雁,亦有以鳞代鱼,以鸿作雁者。另亦指传书信者。

移破:犹云移尽或移遍也。破:唐宋大曲术语。大曲十余遍,分散序、中序、破三大段。张相《诗词曲语辞汇释》:破,犹尽也,遍也,煞也。 秦筝:相传筝为秦将蒙恬所制,故称。


此词上片写梦里相思。下片写醒后遣怀。全词语言清畅,而抒情有递进、有顿挫,故沉挚有力。“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这两句写得最精彩,它表示梦中找不到“心上人”的“消魂”情绪无处可说,已经够难受;醒来寻思,加备“惆怅”,更觉得这“消魂”的误人。“消魂”二字,也是前后重叠;但重叠中又用反跌机势,递进一层,比“江南”一词的重叠,更为曲折,自然也就备增绵邈。这种以反跌为递进的句法,词中不多见。词之上片,写梦中无法寻觅到离人。“欲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用的乐器是秦筝。古筝弦、柱十三,每根弦有柱支撑,“柱”左右移动以调节音高,弦急则高,弦缓则低。她借低音缓弦抒发伤别的情怀,移遍筝柱不免是“断肠”之声。以“缓弦”、“移柱”来表达其“幽怀难写”,可见以行动写心理,自有其妙处。


这是上彊邨民《宋词三百首全解》晏几道词第二首,读这到首词,我便想起纳兰性德的另一首词来,这是写回忆一江南女子的《遐方怨》

欹角枕,掩红窗。
梦到江南伊家,博山沉水香。
湔裙归晚坐思量。
轻烟笼翠黛,月茫茫。

顾夐有词《诉衷情》一句“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甚为惊艳,大有《饮水词》旖旎之妙,是真真可以穿透人心直抵爱恋内核的一句话。将他心,换她心,方可知,伊人一片相思意。

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
香阁掩,眉敛,月将沉。
争忍不相寻?怨孤衾。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孙光宪有词《清平乐》一句“连理分枝鸾失伴,又是一场离散”,也是听者惊动,赞叹不已。总是有这样的好句子来蛊惑世间痴人,令人过耳难忘。恋之伴侣分离两地之苦,许是没有人能比孙光宪体味得更深刻。凭仗东风吹梦,与郎终日东西。

愁肠欲断,正是青春半。
连理分枝鸾失伴,又是一场离散。
掩镜无语眉低,思随芳草凄凄。
凭仗东风吹梦,与郎终日东西。

词都是好词,情真意切,词境极美。一如纳兰容若这首《遐方怨》。容若这首词写的是梦境,写的是他梦到珍爱女子的细碎点滴,也不知道是思怀还是追悼。但我知道,那女子,定然是他已擦肩而过的故人。是再也回不去的了。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
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
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
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
曾照彩云归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是互文,即是说酒困梦后醒来,看见楼台紧锁,帘幕低垂的景象,这种景象却让人想起去年情景,引发了”去年春恨“。康有为以为”起三句,纯是化严境界“,我倒是读不出来,但是读过晏几道的两首词后,觉得他写词颇有几分纳兰词的味道,人道小晏工于言情不假。
落花两句,原为五代翁宏《春残》诗中成句,“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帏。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寓目(留心观看)魂将断,经年梦亦非。那堪向愁夕,萧飒暮蝉辉。
小蘋是作者友人家妓。两重句,心字是心字香,指用心字香熏了两次的罗衣,另有解释说两重心字是衣领样式或衣上图案,我认为都可以。彩云指小蘋,化用李白《宫中行乐词》: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


纳兰有另一首词也写到心字香:梦江南·昏鸦尽(沈宛)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
  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