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未若柳絮因风起  

2017-11-21 16:34:44|  分类: 逝水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的联想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近些日子准备开题报告,无心于诸事,昨日匆匆完成初样上交。办公室的午后清寂无人,点开Koala最新博文《雪天,想起的古诗联句---2017-11-21,读至东晋大家族在一次家庭聚会上的咏雪联句:

    谢安:白雪纷纷何所似?

    谢朗答:撒盐空中差可似。

    谢道韫却答:未若柳絮因风起。

    因为谢道韫道出了千古名句,便未觉得谢朗以盐喻雪的奇妙,读之即无画面美感。诗之美,在我观念里是诗中有画” —— 细腻而朦胧意境,诗如幽兰吐芳,若有似无,绵长悠远,才更值得玩味。未若柳絮因风起”之玩味,除去更好的描绘出雪花大小、轻盈、随风飘舞这种画面感之外,更在于“柳絮”二字在中国古诗词里是有特定意象的。

雪的联想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古代以柳入诗是有特定涵义的,柳多用于离别场景,表达离情别绪或冷落无人顾的心境,如隋代无名氏的《送别》: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唐代王之涣的《凉州词》: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都是耳熟能详的意象;又如南宋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写的是春色,表达的却是伤怀情绪。柳也象征春天的欢快明朗,有唐代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以及同是陆游写的《游山西村》: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两处柳都传达了早春之美好、烂漫和活泼,基调轻快,充满生机。而像月山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样的诗句,已经把柳的意象从春之意象伸发到爱情的朦胧和美好上面了。物非物,随着人的心情变化而变化,赋予意义才最动人心。

    柳是留,而柳絮更是一种飘荡萦绕,挥之不去的离愁别绪,柳絮这种这种丝丝点点、纷乱交错、连绵不断的片状正好用来表达满怀而又莫可名状、漫无目的却又思想不止的情境、情愫和情怀。宋苏轼《蝶恋花》: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说爱情,更诉离伤;清纳兰性德的《山花子》: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可以说是断肠曲了。丝通思,即是思念,又喻才思才情,如唐韩愈之《晚春》: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柳榆荚无才思,唯解漫天作雪飞。

    柳絮也称杨花,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杨花零落月溶溶,写出了淡淡的愁绪;春风不解禁杨花,蒙蒙乱扑行人面(晏殊),将物拟人化,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张先) 是杨花飞舞的情景;不肯画堂朱户,春风自在杨花(王安国),王安石之弟描绘了以杨花喻人,表达自由的向往,王安石操守极佳,由此词可看出其弟也是一样的人;杨花也笑人情浅,故故沾衣扑面(辛弃疾),写出了睥睨人间的柳絮对爱国者的深情,这种轻巧的诗风,是辛弃疾的另一种风格,让我想起他的那首《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来: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其涉及家国情怀的词多慷慨激昂,但我却更喜欢这类充满生活味的平和小调。

雪的联想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这也是男人女人的区别,男人关注世界,胸怀天下,女人在乎生活,关照内心。不同的脑回路造就了对事物体验度的深浅,女性更富细腻,在作品上也更加精致,从谢道韫和谢朗各自的对句中就可以看的出来,才子还在以物写物,才女已经以物拟人了,历史上这样关照内心感受的才女也比比皆是,比如李清照,在他们眼里没有大世界,只有小日子,这便是她们最大的生活,最大的天地。她们的诗词在最平淡日子里和琐碎的生活中里盛放朵朵莲花,虽内容普遍比单一,基本囿于个人感情生活,却十分善于用诗把那种最困难的细腻而丰厚的感情表达出来。相比才女们,才子笔下的内容涉及政治理想和家国情怀,但于小生活和情感处理上,却有诸多不及之处。

    在璀璨的历史星空里,能在情上与才女一比的,大该只有清代的纳兰容若了吧。他的这首《梦江南》: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也写雪,极冷极美。他的众多作品,都是“清水出芙蓉”,平淡中见款款深情,真可算是女人心的男词人。另一位天赋异禀的词人就是苏试了,出口即文章,天然无雕琢,其词作是行云流水的文彩,信用拈来的佳句,那首《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最后三句可说是绝了。写诗作词,通过不断的练习雕琢可以提高,但能到达何种境界,最终是天分决定的,就像才子永远都写不出女性的诗来(描写柳絮)。

    说起苏轼,不能不说其写于妻王弗的那首悼亡词,绝唱古今,录之如下: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纳兰性德也有不少悼亡词,但我最喜欢的是《浣溪沙》,因为篇幅短,易读易懂,不同于江城子的沉重,是满满生活记忆,前三句交待环境心情,后三句回忆往事愉快的生活细节,更烘托出当下之孤单寂寞冷。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回忆,可以沉重,也可以美好。但沉重也好,美好也罢,只是换了种方式,回到现实,结局依然悲凉。

    也不得不说的诗人陆游,先熟悉他的爱国情怀,如《示儿》,后知他更是位重情的男人,《钗头凤》是千古绝唱的爱情。陆游年轻时曾和前妻唐婉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陆母以耽误功名和不能生育为由,逼迫两人离婚,陆游另娶王氏,唐婉则改嫁赵士程,数年后两人在沈园意外相遇,陆游伤感之余,在沈园墙壁上留下《钗头凤》一词如下:

    钗头凤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见之,感慨万千,郁郁而终,病中唐婉提笔和了《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阕如下:

    钗头凤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从两人的词中可以看出,陆词有一半是写景的,基本通过外在事物来表现内心,而唐婉的词基本没有涉景,通篇都在描述自已内心的感伤,读来比陆游的词更真切感人,这就是男女写作的区别。

    陆游活了八十五岁,他对唐婉终身不忘,每每念及。到了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沈园是陆游一生情之所系,直到84岁,陆游辞世前一年,他仍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作《春游》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面对如此重情有义的爱国诗人,其实才华也是次要的了,令人竖然起敬的是人品。下面是他75岁时,重游沈园,触景生情,写下的悼亡诗,缅怀爱人。沈园旧址今在绍兴市区,值得一游。

    沈园二首

    【一】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二】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无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疑是惊鸿照影来。

     

雪的联想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谢道韫不仅赋予了雪以美的画面,更赋予了雪以丰富的情感、寄托和各种联想。再不济的人,也会在由雪到柳絮的转化中想到春天,进而想到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那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把雪写活,才是这句诗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王朗的句子之所以欠佳,是因为撒盐空中” 缺乏文学上的意境,不能示人以联想,更无弦外之音的解读,连他自已也说差可似,只是勉强可以这么比喻罢了。

       中华文明之所以丰伟,是其在文化上的深沉积淀,几个简单的字词,就能表达丰富的内涵,“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是农村大妈,三岁孩童都读得懂的思乡情结,我们也能轻松的领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境界,不显山露水,意在词外,含蓄是中国人的天然表达方式,而正是这些东西,或许对于不是深深的扎根于这片土地的歪果仁的来说,就算他学富五车,读到了博士后,也无论如何无法理解,怎么采个破菊就悠然的回归自然了吗?

       当然,Koala也是对的,他看到的威斯康星这场干雪,就无法与'柳絮'相联,倒是觉得有几分像” 人的认识是客观世界的主观反映,从这个道理上讲,从来谁有没有比谁更接近这个世界的真相,大家都是盲人摸象,都对也都不对。我们没必要否定别人的认识,更没必要过于肯定自已的见解。

雪的联想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说起雪,我想起孩时的一首咏梅诗:墙角数枝梅,临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还有那句印在父亲文件夹里的诗句梅花欢喜漫天雪。每当寒冬来临,我就会想起这首诗,以及父亲那个黑点印刷的文件夹,密密麻麻排列的黑点就像是漫天的雪花,让我想起雪花飞舞的场景来,回到童年的温暖。时光荏苒,纵然我有万般心思,回到过去,追随在您的身旁,也已经没有机会了。只是父亲,您还好吗?

    杨小贝在《思念您是我的幸福》里愿把思念当幸福,与我,回忆是会呼吸的痛,思念依旧是人前人后不愿触及的孤独与悲凉。有时侯忘记才是一种福报。


 雪的联想 - I’m Jack - 古安宅 · HomeForever



附录:陆游和唐婉的千古爱情

沈园——陆游曾在此留下著名诗篇《钗头凤》。词于壁间,极言"离索"之痛。唐琬见而和之,情意凄绝,不久抑郁而逝。晚年陆游数度访沈园,赋诗述怀。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的一生波折重重,他不但仕途坎坷,而且爱情也很不幸。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青梅竹马,婚后情投意合、相敬如宾、伉俪情深。但却引起了陆母的不满, 她认为陆游沉溺于温柔乡中,不思进取,误了前程,而且两人婚后三年始终未能生养。于是陆母以"陆游婚后情深倦学,误了仕途功名;唐琬婚后不能生育,误了“宗祀香火为由逼迫孝顺的儿子休妻。虽然两个感情很深,不忍分离,但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虽然万般无奈,最终陆游还是遂了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而唐婉也被迫嫁给越中名士赵士程,纵然百般恩爱,终落得劳燕分飞的地步。

转眼十年,公元1151南宋绍兴二十一年春日,沈氏园对外开放,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前往,却意外地遇见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尽管两人中间隔着十年的光阴悠悠,但那份刻骨铭心的情缘始终留在他们情感世界的最深处,正当陆游打算黯然离去的时候,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差人给他送去了酒菜。陆游触景伤情,怅然在墙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唐婉见之,感慨万千,一病不起,终因愁怨难解,郁郁而终病中,唐婉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阕。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

陆游63岁时,有人送来菊花缝制的枕囊,触物伤怀,老人想起自己二十岁时与唐婉新婚燕尔,两人采集菊花晒干作为枕芯,缝制了一对"菊枕"。为此陆游写了一首"菊枕诗",作为他们夫妻新婚定情之作。这在他的《剑南诗稿》中有记录:"余年二十时,尚作菊枕诗。采菊缝枕囊,余香满室生。"虽然当时广为传诵,可惜却没能流传下来。此时又见菊枕,不禁百感交集,又写下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菊枕诗",题曰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诗云: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陆游66岁之后隐居故乡,过着简朴宁静的农村生活,但对年少时的情感总无法忘怀。67岁重游沈园,陆游看到当年题写《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75岁,唐婉逝世四十年,陆游旧地重游,"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沈园》二绝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81岁,陆游做梦游沈园,及醒,感慨系之,在《梦游沈家园》中悲叹: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池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82岁时陆游对唐琬仍是念念难忘,又写下:

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84岁,陆游辞世前一年,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作《春游》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I’m Jack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