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HomeForever

 
 
 
 
 

日志

 
 

西行路上之 玛吉阿米的午餐  

2016-07-12 17:05:45|  分类: 西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行路上之 玛吉阿米的午餐 - 古安宅 - 古#安宅 HomeForever

八廓街有个地方叫玛吉阿米餐厅(makye ame)八廓街的建筑大都是白色的,只有东南角的"玛吉阿米"餐厅,是一栋涂满黄色颜料的两层小楼。餐厅以尼泊尔、印度、西藏风味为主,经改良趋于西化。

十八日中午,大昭寺出来,就奔玛吉阿米而去,此处吃饭要排队,食物不见得好吃,且贵,大家都是奔着仓央嘉措这个名头而来。故事的真实性待考,我相信多半是为了宣传杜撰出来的。

西行路上之 玛吉阿米的午餐 - 古安宅 - 古#安宅 HomeForever

玛吉阿米,藏语中即"未嫁娘"、圣洁母亲、或纯洁少女之意,或可引申为美丽的梦。玛吉阿米这个名字,出自六世达赖喇叭仓央嘉措的情诗,相传是仓央嘉措情人的名字。当年仓央嘉措与玛吉阿米幽会的地方,正是玛吉阿米所在的那个土黄色小楼,此处成为他的秘宫,他曾为她写下著名的《在那东方的山顶上》。

走出餐厅时,朋友让我拍下这张照片,告诉我《见与不见》就是仓央在此为情人所写的诗,数年前,我考察过仓诗,知道这是误传诗,《见与不见》原名《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原作者是扎西拉姆多多(新浪博客)我亦相信《在那东方的山顶上》亦非一定写于此处,不过是个美好传说,被有文化的商人挪用了。却也为八廓街增添了不少人文气氛,也为寂寞旅者凭添一丝爱情风味。拉萨诚是一座信仰和修行之都,但这里亦关风月,风尘栖身,修行非为外界所限,而是心所悟,心智所至,地狱天堂。关于仓央嘉措生平经历,另文有介绍《仓央嘉措情歌及误转作品》。

西行路上之 玛吉阿米的午餐 - 古安宅 - 古#安宅 HomeForever

 仓央嘉措诗 - 在那东方山顶上

  从东边的山尖上,
  白亮的月儿出来了。
  未生娘*的脸儿,
  在心中已渐渐地显现。
  注:未生娘系直译藏文之ma-skyes-a-ma一词,即玛吉阿米,为少女之意。


另:在那东方山顶上  (前面三段是仓央作品,后续应是伪作)

西行路上之 玛吉阿米的午餐 - 古安宅 - 古#安宅 HomeForever
      在那东方山顶
      升起皎洁月亮
      年轻姑娘面容
      渐渐浮现心上

      黄昏去会情人
      黎明大雪飞扬
      莫说瞒与不瞒
      脚印已留雪上

      守门的狗儿
      你比人还机灵
      别说我黄昏出去
      别说我拂晓才归

西行路上之 玛吉阿米的午餐 - 古安宅 - 古#安宅 HomeForever
     人家说我的闲话
     自以说得不差
     少年我轻盈步履
     曾走过女店主家

     常想活佛面孔
     从不展现眼前
     没想情人容颜
     时时映在心中

     住在布达拉宫
     我是持明仓央嘉措 
     住在山下拉萨
     我是浪子宕桑旺波
 



"玛吉阿米"品牌的创始人泽郎王清先生生于安多藏区玛吉阿米餐厅,祖籍为康巴藏区。1997年,他从家乡来到圣地拉萨寻找他的创业梦想。在古老的八廓街东南角看中了一座有了几百年历史的黄房子,并被这个普通的二层建筑背后动人的故事所吸引。于是他决定在这里创办"玛吉阿米餐吧"。泽郎王清自己亲自设计了店里的所有装饰,使其按照他的意愿成为古朴、温馨而又充满藏族文化氛围的地方。
 
西行路上之 玛吉阿米的午餐 - 古安宅 - 古#安宅 HomeForever

还有一首写的不错(传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作,有待考证),全诗如下(注:原文为藏文,此诗为曾缄先生翻译为汉语)

美人不是母胎生, 应是桃花树长成,已恨桃花容易落, 落花比汝尚多情。
静时修止动修观,历历情人挂目前,若将此心以学道, 即生成佛有何难?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短意缠绵,与卿再世相逢日, 玉树临风一少年。
不观生灭与无常, 但逐轮回向死亡,绝顶聪明矜世智, 叹他于此总茫茫。
山头野马性难驯, 机陷犹堪制彼身,自叹神通空具足, 不能调伏枕边人。
欲倚绿窗伴卿卿, 颇悔今生误道行。有心持钵丛林去, 又负美人一片情。
静坐修观法眼开, 祈求三宝降灵台,观中诸圣何曾见? 不请情人却自来。
入山投谒得道僧, 求教上师说因明。争奈相思无拘检, 意马心猿到卿卿。
曾虑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其中广传四句:
自恐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后两句就是译者在原诗的基础上续上去的。

补充:
情义本真礼梵行, 入山何须别倾城,
佛法本是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另附:十首假冒仓央嘉措的诗 (文:扎西则玛)

近年来,“仓央嘉措”热持续升温,针对这位藏族历史上著名的传奇人物及其诗歌的解读更是文艺界一大热点。随着网络时代“仓央嘉措情歌”的广为流传,仓央嘉措“接受着人们的朝拜、想象以及消费”:在西藏旅游手册、流行歌曲以及出版商的畅销书选题里反复出现。在当当网上,有关仓央嘉措的各种文学作品就有197个。在流传的故事中,仓央嘉措是一位向往世俗生活、离经叛道的情僧,但这都是真的吗?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3岁时便被认定为达赖转世,15岁举行坐床典礼,由藏传佛教高僧进行严格的宗教教育。其父扎西丹增是藏传佛教宁玛派伏藏大师仁增·白玛林巴的后人,也是一位修行有成就的密宗师、瑜伽师。从幼年起就被严格按宗教规矩培养的仓央嘉措,堪称一位德学并重的高僧大德。现今一些在网友间流传甚广、被称作“仓央嘉措最美的诗句”都与他毫无关系,主要有三种情况:

一是假托“仓央嘉措”之名的诗歌

譬如:

《执子之手》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 牵尔玉手, 收你此生所有。
我, 抚尔秀颈, 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此诗并非仓央嘉措所著,在他的诗集里是不存在的,此诗其实出自玄幻小说《冷面楼主和尚妻》,作者是“一度君华”。
此外,所谓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纯属网络作者创作。电影《非诚勿扰2》上念了一遍,说是仓央嘉措的诗,此后以讹传讹,现在就成了仓央嘉措的“第一诗”。

《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其实,这是几年前,一位叫扎西拉姆·多多的广东女孩的诗。原名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班扎古鲁白玛,音译,意思为莲花生大师),这首诗主要是表达莲花生大师对弟子不离不弃的关爱,跟爱情、风月没任何关系。

住在布达拉宫中,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在拉萨的大街上流浪,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这首诗的作者是刚杰·索木东,又名来鑫华,是当代藏族诗人,多年前和兰州的另一位诗人,一起品读仓央嘉措的作品时,从他的一首诗中引申衍生的一首诗歌,也不是仓央嘉措本人的作品。

在看得见你的地方,
我的眼睛和你在一起,
在看不见你的地方,
我的心和你在一起。

这是青海玉树一带流传的情歌,与仓央嘉措无关。


另有一首流传甚广的《信徒》,与仓央嘉措也毫无关系。此诗其实是1997年朱哲琴专辑《央金玛》中的歌曲《信徒》的歌词,词曲作者是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何训田。

《信徒》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 我飞升成仙
不为长生 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仓央嘉措开创了藏族诗歌史上著名的“四六体”,通读拉萨木刻板的仓央嘉措藏文原文诗歌,大都是四句六字,有六句的也很少见,藏汉双语作家龙仁青先生认为,那些“更多行的自由体新诗风格的诗歌绝非仓央嘉措所作”。

二是他人加工的版本

譬如《十诫诗》的前两句“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是仓央嘉措所作,其后的部分便是网络作家加工的版本了;又如这首“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后两句就是译者在原诗的基础上续上去的。

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幸福了吗》的扉页上引用的这首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实际上也是一位现代作者对仓央嘉措诗作的二度创作。


三是个别译文在藏译汉的过程中确实存在遗漏

是译者根据自己的理解对原文的再创作,大多都带有翻译者的主观认知和偏好。藏文原文“仓央嘉措古鲁”应翻译为“仓央嘉措道歌”,“仓央嘉措”是音译,“古鲁”,汉语意为“格言”。所以,“仓央嘉措古鲁”其实就是“仓央嘉措含劝诫意义的宗教道歌”。而“情歌”的藏文应为“杂鲁”。诸如此类,面对仓央嘉措诗歌内容的翻译,确有不少是扭曲了诗歌的本意的。于道泉先生是第一个把“仓央嘉措古鲁”六十余首翻译成汉文和英文的,但他也是“情歌”翻译的始作俑者。(选自中国西藏网,作者为扎西则玛。)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