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HomeForever

 
 
 
 
 

日志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2014-07-04 19:41:26|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首悼亡之作。上片由问句起,接以黄叶、疏窗、残阳之秋景的勾画,由触着景物而勾起沉思,氛围已是孤寂凄清。下片写沉思中所忆起的寻常往事,借用李清照夫妻和美的生活为喻,说明与亡妻往日的美满恩爱。结句的“寻常”二字更道出了今日的酸苦,即那些寻常的往事不能再现,亡妻不可复生,心灵之创痛也永无平复之日。其中有怀恋,有追悔,有悲哀,有惆怅,蕴藏了复杂的感情。[1] 

1作品原文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1] 

 

2注释译文

词语注释

①谁念句:意谓秋天到了,凉意袭人,独自冷落,有谁再念起我呢谁,指亡妻。

②疏窗:刻有花纹的窗户。

③被酒:中酒、酒醉。

④赌书句: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云:“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故虽处优患困穷而志不屈。”此句以此典为喻说明往日与亡妻有着像李清照一样的美满的夫妻生活。

消得(销得):1.亦作"消的"。 2.需要;须得。 3.值得;配得。 4.禁得起。 5.享受;享用。

白话译文

秋风凉,落叶纷纷,对着窗子独自冷落。对着夕阳思念往事。喝酒睡懒觉,赌书泼茶,当时只是平常事。孤独寂寞之情如是,借怀念往事以排遣,但愈加孤独。平常事已变成求之不得的梦想。[1] 

 

 

4作品赏析

谁念西风独自凉。孤独深入骨髓的一句话。“孤独”二字,笔画不多,写起来容易,念起来简洁。却实在是太深邃,是极具重感的一个词语。但纳兰容若,以情阙为注脚,将之刻进生命当中。理解的亦深刻于常人。是要经历人生当中怎样的暴动和巨恸方才能够将“孤独”二字的真意领悟呢。是爱之死,情之灭,生之永劫

妻子卢氏难产致病离世的那一年,他二十三岁。风华正茂,当好的年华。却痛失至爱。是这样一种近乎惨烈的人生历练,在他的生命里以无可违逆没有余地的方式刻下了痕迹。以致于,在这之后,他词风大变,所作之词总有悲音,轻灵不胜从前,却极是哀感顽艳

这阙《浣溪沙》亦不例外。且是容若极佳的悼亡词之一。自一句“谁念西风独自凉”始,他便循序回环,陷入沉痛思忆当中。般般往事,渐渐浮现心头。又是一年秋,西风劲劲,哀凉入骨。他不知,她去之后,还有谁人,会在这萧索如伤的时日将他怀念。

窗外是黄叶萧萧坠落,满目荒芜。哀静的节令最是恼人。“萧萧黄叶闭疏窗”。他紧闭疏窗,不听不看,以为如此便能略微心安。但无法。残阳夕照时分,他无端便陷入沉思,似与一切外物皆无关系。他是在,思念她。

词的下阕即富层次。抚今追昔,以过往欢景衬当下哀情。写曾经“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年,他与她也曾是诗书清茶皆尽欢的一双人。读书、写字、饮茶、倾谈。且亦深谙闺趣,常做“赌书”游戏。“赌书”一句是引用了李清照与赵明诚的典故。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当中记到:

“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故虽处忧患困穷,而志不屈。”

爱情的形态众多。但李清照与赵明诚的这一种定然是上佳的方式。是两个段位相近的人在一起生活。志趣相同,品味一致,知道彼此心中所缺所念。一切煮茶,赌书。输也欢喜,赢也欢喜。只是这些欢悦两相心痴的过往,当时竟不觉矜贵,只道寻常。

况周颐在《蕙风词话》当中所说:

“黄东甫……《眼儿媚》云:‘当时不道春无价,幽梦费重寻。’此等语非深於词不能道,所谓词心也。……纳兰容若浣溪沙云:‘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即东甫眼儿媚句意。酒中茶半,前事伶俜、皆梦痕耳。”

旖旎往事,令人低徊不尽。虽深藏暗处,却并不沉默。人总是如此。得到时,再多欢喜愉悦亦觉寻常,不知其珍。总到失却之后,方知前事伶俜,是再也不能回去的美和再也得不到的好。

(作者王臣,选自其纳兰词品鉴随笔集《谁念西风独自凉》)[3] 

其他:

秋风萧瑟,天气肃杀。中国文人自古就有悲秋的传统;纳兰夫妇伉俪情深,为爱妻的早逝而伤心的纳兰此时触景生情,又怎能不悲从中来?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一切景语,皆情语也。”开篇“西风”便已奠定了整首词哀伤的基调。词人明知已是“独自凉”,无人念及,却偏要生出“谁念”的诘问。仅此起首一句,便已伤人心髓,后人读来不禁与之同悲。在看北宋词人贺铸在丧妻后发出的感叹:“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两人虽然相隔六、七个世纪,其情却是相通的。而“凉”字描写的绝不只是天气,更是词人的心境。次句平接,面对萧萧黄叶,又生无限感伤,“伤心人”哪堪重负?纳兰或许只有一闭 “疏窗”,设法逃避痛苦以求得内心短时的平静。“西风”、“黄叶”、“疏窗”、“残阳”、“沉思往事”的词人,到这里,词所列出的意向仿佛推出了一个定格镜头,长久地锲入我们的脑海,让我们为之深深感动。几百年后,我们似乎依然可以看到纳兰孑立的身影,衣袂飘飘,“残阳”下,陷入无限的哀思。下阙很自然地写出了词人对往事的追忆。“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这是格式较为工整的对仗句。“被酒”即醉酒。春日醉酒,酣甜入眠,满是生活的情趣,而睡意正浓时最紧要的是无人打扰。“莫惊”二字正写出了卢氏不惊扰他的睡眠,对他体贴入微、关爱备至。而这样一位温柔可人的妻子不仅是纳兰生活上的伴侣,更是他文学上的红颜知己。出句写平常生活,对句更进一层。词人在此借用了赵明诚李清照夫妇“赌书泼茶”的典故。纳兰以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比自己与卢氏,意在表明自己对卢氏的深深爱恋以及丧失这么一位才情并茂的妻子的无限哀伤。纳兰毕竟是个痴情的人,已是“生死两茫茫”,天人相隔,而他仍割舍不下这份情感,性情中人读来不禁潸然。倘若卢氏泉下有知,有如此一位至情至爱的夫君知己,亦能安息了。

比起纳兰,李义山算是幸运得多,当他问出“何当共剪西窗烛”时,是自知有“却话巴山夜雨时”的;而我们这位伤心的纳兰明知无法挽回一切,他只有把所有的哀思与无奈化为最后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这七个字我们读来尚且为之心痛,何况词人自己,更是字字皆血泪。当时只是寻常情景,在卢氏逝世后却成了纳兰心中美好的追忆。

大凡美好的事物,只有失去它之后我们才懂得珍惜,而美好的事物又往往稍纵即逝,恍若昙花一现。纳兰在他的另一首词 《蝶恋花》中有“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长如玦”,也表达了同样的情感。

参考资料

1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古诗文网 [引用日期2013-10-18] 

2  纳兰性德简介  .古诗文网 [引用日期2013-10-18] 

3  谁念西风独自凉  .百度百科 [引用日期2014-06-7]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