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HomeForever

 
 
 

日志

 
 

蝶恋花 · 辛苦最怜天上月  

2014-04-04 09:29:19|  分类: 诗词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蝶恋花】[1]

辛苦最怜天上月,
一昔如环,[2]
昔昔长如玦。[3]
若似月轮终皎洁,
不辞冰雪为卿热。[4]

 

无那尘缘容易绝,[5]
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6]
唱罢秋坟愁未歇,[7]
春丛认取双栖蝶。[8]

 


【注释】:
[1]
这是一首悼亡词。
[2]
一昔:一夕,一夜,昔,同,见《左传·哀公四年》:一昔之期环:圆形玉璧。

[3]jué玉玦,玉佩如环而有缺口,即开缺口的玉环。半环形之玉,借喻不满的月亮,指月缺。皮日休寒夜聊句:河光正如剑,月魄方似玦”。这两句是说,一年之中,天上的月亮只有一夜是圆满的,其他的夜晚就都是有亏缺的。

[4]若似二句:这两句是说假如爱情能象月亮一样长在长圆,那么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心甘情愿。不辞冰雪为卿热:刘义庆《世说新语·惑溺》:"荀奉倩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妇亡,奉倩后少时亦卒,以是获讥于世。

[5]无那:即无奈。奈何,无可奈何。急读为那。尘缘:本佛语,佛教认为色、香、味、触、法为六尘,是污染人心,使生嗜欲的根源。这里指人生或人间的情爱。这句是说没想到人生如此短促。

[6]燕子二句:这两句是说人亡室在,双燕归来,依然呢喃于帘钩之上,李贺《贾公闾贵婿曲》:"燕语踏帘钩。"
[7]
唱罢秋坟:李贺《秋来》:"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这句是说幽怨至死难消。这里借用此典表示总是哀悼过了亡灵,但是满怀愁情仍不能消解。
[8]
春丛:即花丛。梁简文帝诗:"花树含春丛。"双栖蝶:古代传说,晋会稽梁山伯与上虞女扮男装的祝英台同学三年。后梁访上虞,始知祝为女,求婚不得,忧疾而死。后祝适马氏,过山伯墓,大号恸,墓忽开,祝身随入,同化为蝴蝶。见《宁波府志·逸事》。李商隐《偶题二首》之二:春丛定见饶栖鸟,饮罢莫持红烛行。此句谓希望自己死后能与妻子一起化为蝴蝶,在花丛中双宿双飞。

认取(1).记住;记得。取,助词。唐·吕岩《步蟾宫》词:坎离乾兑逢子午,须认取自家根祖。·周邦彦《玲珑四犯》词:休问旧色旧香,但认取芳心一点。·李清照《蝶恋花·上巳召亲族》词: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2).辨认,认得。取,助词。清·唐甄 《潜书·七十》:其本心虽未尝亡,而陷溺之久,如素入染,不可认取;如珠投海,不可寻求。

春丛句:认取,注视着。取,语助词。此句意思是说,花丛中的蝴蝶可以成双成对,人却生死分离,不能团聚,故愿自己死后同亡妻一起化作双飞双宿的蝴蝶。李商隐《偶题二首》:春丛定是双栖夜,饮罢莫持红烛行。

 

 

蝶恋花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校订:上片都成汪刻本作长如若似汪刻本作但似;下片无那尘缘汪刻本作无奈钟情

最可怜的就是天上的月亮了,只有一夜月圆,每一夜都是缺的。(一昔即是一夜,玦即是古时人佩戴半环形的玉。)纳兰如此善感,难怪少时愁无可解又说不出的时候,看看纳兰词,便愁得十分哀怨美丽了。 也许因为纳兰命短,才三十岁便一病不起,他的词多半是青春年少的二十几岁时写的,他一生中最大的伤心事,便是爱妻在他二十三岁那年病亡,除此之外,他实在并不穷愁潦倒,他本身是清太傅纳兰明珠的儿子,又得康熙宠爱,天赋才华与富贵荣华集于一身,爱妻早亡,对这位贵公子而言,人生已是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了。不过,纳兰对布衣名士,一向不摆架子,师之友之,情真义重,又是他极可爱的地方。即使撇开他的美好品格不谈,年轻之手所出的年轻感喟,十几岁的人纵使一知半解,也是很容易起共鸣的。  

 不辞句:引用一则典故。荀粲之妻冬天高烧病重,全身发热难受。荀粲为了给妻子降温,脱光衣服站在大雪中,等身体冰冷时回屋给妻子降温。卿,的爱称。《世说新语?惑溺》谓:荀奉倩(粲)与妇至笃,冬月妇病热,乃出中庭,自取冷还,以身熨之。

无奈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下半阙拉回到现实:室在人亡,双燕依然,一片凄清。软踏句:意思是说燕子依然轻轻地踏在帘钩上,呢喃絮语。小燕子也是很多情的,象王尔德笔下的快乐王子就有一只小燕子来陪伴。如今一双燕子出现在纳兰性德的帘钩上,只有它们那儿娇小、轻盈才能够软踏,这字下得多神!燕子呢喃、似絮语;它们在说什么?是说当年这室中曾有那一生一代一双人的事儿吧?于是我们从那字里随之想象出此间曾有过的旖旎柔情的梦幻中的画面来了,随即,又都消逝了。眼前只有这帘间燕子。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如此评他: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分析】:
这是一首悼亡词。作者在《沁园春》一词的小序中曾写道:"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澹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 向郎圆。'"

此词即先从"天上月"写起。上片三句借月亮为喻,写爱情的欢乐转瞬即逝,恨多乐少。后两句,写假如爱情能象月亮那样皎洁园满,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愿意。"一昔如环,昔昔长如玦",包蕴了无限的哀伤与怀念,表达了对亡妻的真挚爱恋。

下片写伤逝中的悲痛,用燕子在帘间呢喃,反衬人去楼空,未亡人的孤寂。结语化用"双栖蝶"的典故,表达了他与亡妻的爱情生死不渝,抒发了无穷尽的哀悼,把永恒的爱寄托在化蝶的理想中。这首词把作者内心对爱妻的悲悼之情,尽情表露。不做作,无雕饰,缠绵凄切,感人至深。

一、余在春《清词百首》:作者自己只活到三十二岁,可是,他的妻子比他还早死几年。他有许多题名是悼念亡妻的词。这一首虽没有题名,看起来也是悼亡的作品,而且是最动人感人的。1984年人民文学出版社)

二、盛冬铃《纳兰性德词选》:这首《蝶恋花》是容若的代表作之一,历来受到论者和选家的重视。词上阕因月起兴,以月为喻,回忆当初夫妇间短暂而幸福的爱情生活,则曰但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真是深情人作深情语。下阕借帘间燕子,花丛双蝶来寄托哀思,设想亡妻孤魂独处的情景,则曰: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人去双飞蝶,这又是伤心人作伤心语。纳兰词既凄婉,又清丽的风格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称它为传世的名篇,是当之无愧的。1988年远流出版公司)

三、吴世昌《词林新话》:容若《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此亦悼亡词。字,见《左传》。1991年北京出版社)

四,钱仲联《清词三百首》:四首是悼亡之作。性德原配卢氏,乃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于康熙十三年(1674年)成婚,婚后三年,卢氏死于难产。继室官氏。这当是悼念卢氏。第一首首句,以后作者《沁园春》小序,点明悼念亡妻。其余秋坟鬼唱,化蝶双栖,斑骓zhuī无寻,梦成今古,暗香飘尽,惜花人去等,都是死别之词。缠绵悱恻,哀怨凄厉,诚如杨芳灿所云思幽近鬼(《饮水词序》语)者,谭献《箧中词》评曰:势纵语咽,凄淡无聊,延巳(冯延巳)、六一(欧阳修)而后,仅见湘真(陈子龙)。’”1992年岳麓书社)

五、赵秀亭《纳兰丛话》(续):《饮水》短制如《蝶恋花》诸阕,颇近欧柳,清雅过之而蕴藉不及。1998年第4期《承德民族师专学报》)

 

纳兰性德仅活到三十一岁,这位才华绝代的人物,来到世间不过惊鸿一瞥,留下的雪泥鸿爪便是那《饮水词》。读他的词,你会感受其中有那么个饱含挚意深情且十分凄惋动人的主旋律,久久地在你心上萦回,且听这首《蝶恋花》吧: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月光下的世界,有一种朦胧的美感,易惹人冥思遐想。离别的人们则更易逗起无限相思之情。唐人诗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又有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之类。纳兰性德继承前人却又自创新意,他仰望夜空一轮皓月,浮想联翩而至,情感勃郁而生。他高声叹息:明月呀明月,最可怜你一年到头东西流转,辛苦不息;最可惜你好景无多,一夕才圆,夕夕都缺。皆美玉制成的饰物,古人佩在身上。似满月,似缺月。纳兰性德词镂刻精工入妙,于此类比拟可见。但其长处还在于写景亦处处有情,故其词抒情气氛特浓。此处以辛苦最怜四字领起,顿使天边那一泓寒碧,漾起许多情思。

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随着情感的高涨,想象的飞腾,他进一步梦想起来,那一轮明月仿佛化为他日夜思念的爱人,用她那皎洁的光辉陪伴着他。此时,词人也发出了自己的誓言:要不畏辛苦,不辞冰雪去到自己爱人身畔,以自己的身躯热血为卿热。无奈天路难通,一个天上,一个人间,遐想烟消云散之后,剩下的只是对往事的追怀和物在人亡的沉痛感慨。

纳兰性德本是一位在精神气质上颇似贾宝玉的贵胄公子,身居华林而独被悲凉之雾。当了康熙的侍卫,却深以为苦,惴惴有临履之忧。他率真,性好自由,喜欢闲云野鹤式的生活:仆亦本狂士,富贵轻鸿毛,他爱书,爱友朋之乐,还很钟爱他的闺中伴侣。《饮水词》中有些篇章如初日芙蓉,晓风杨柳的姿影般明丽、娇嫩,又如出谷春莺,天边云雀的鸣声般曼妙、清新,它记录了词人的初欢,描绘了他的少年行乐图。可惜这段时间很短促,大约才结婚两、三年后他就赋悼亡了。我们看到他在一首《沁园春》词前《自序》中道:了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澹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哦,原来他心中的明月,寄托了他如此深沉的哀思,自不同于一般。他们夫妻间只有几年恩爱,又还有别离,早知如此,真不该离别:问君何事轻离别,一年能几团围月?他在词中常这么叹息。

无奈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下半阙拉回到现实:室在人亡,双燕依然,一片凄清。小燕子也是很多情的,象王尔德笔下的快乐王子就有一只小燕子来陪伴。如今一双燕子出现在纳兰性德帘钩上,只有它们那儿娇小、轻盈才能够软踏,这下得多神!燕子呢喃、似絮语;它们在说什么?是说当年这室中曾有那一生一代一双人的事儿吧?于是我们从那字里随之想象出此间曾有过的旖旎柔情的梦幻中的画面来了,随即,又都消逝了。眼前只有这帘间燕子。

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一结是那样沉挚,又是纳兰性德式的爱情的表现。他是不甘心这样凄凉到底的,他又梦想起来了。唱罢秋坟出自李贺诗中秋坟鬼唱鲍家一语。鲍家诗似乎指的就是鲍照的《蒿里吟》这类挽歌。纳兰性德说:在你的坟前我悲歌当哭,唱罢了挽歌,悲哀还不得解脱,我只有明春到此来认一认,花丛中可有一双栖香正稳的蝴蝶。为什么要认取呢?想必是旧时曾见过的了。于是我们从他自己描绘的年少风光里,看到了这样的镜头:露下庭柯蝉响歇,沙碧如烟、烟里玲珑月。并着香肩无可说,樱桃暗吐丁香结。笑卷轻衫鱼子缬,试扑流萤,惊起双栖蝶……这不就是那难得的一昔如环的花月良宵吗?在他心上萤飞蝶舞,时时闪过,他所以要时时去寻觅,以重温旧梦。但这样的解释似嫌不足。我们反复吟咏全篇,感到其中热烈深沉的感情是一贯到底的。最怜”——“不辞”——“认取这些字眼下得字字沉响,力量很大。应该容许他的想象继续飞腾起来,应该换一种理解:对着秋坟,他痴心地发愿眼泪已流尽,悲歌已唱完,倒不如率性化去,和死去的爱人一起变作一双蝴蝶,到来年,春光如海万花丛中有对双栖蝶,这就是我们俩——永远地摆脱悲哀,永远地相依在一起——请旁人来认取吧。

他的早逝的妻子,在他心中永久是一位娇憨情态的少女,他们相恋的时光在池心中是永久的纪念。他感到那时候他自己也很纯洁无邪,正是少年不识愁滋味,而后来他便陷进许多烦恼中去了,所以他对一逝而不复返的人生这段美好时光无限依恋,格外追想。他的悼亡篇章很多,其缘由也在此。

纳兰性德词中有一个理想境界,那就是希望青春和爱情得到永生。青年词人是非常执着于这一理想并且热烈地赞颂它的。《蝶恋花》可为范例。故而我们读他这篇词后,会感到于凄惋中还燃着一种象火一般炙热人心的东西,这就颇具力量,而不纯然是消沉。他的同时代词人陈维崧评他的词曰:哀感顽艳,得南唐二主之遗。但我以为散发着青春气息的纳兰性德的词,几乎在南唐二主之上。

纳兰性德词善设色点染,此篇先以素谈之色为主,只见青白的月色,又见帘前的双燕,最后却让我们看见那春丛双蝶的想象中色采绚烂的特写,映衬之下,分外地美。即令悼亡,也不尽是一片素色,这恐怕也是他的特点吧。

 

 ------------------------------------

·李贺·《秋来》

【原作】[读后感www.duHouGan.com诗句大全提供] 桐风惊心壮士苦,衰灯络纬啼寒素。谁看青简一编书,不遣花虫粉空蠹?思牵今夜肠应直,雨冷香魂吊书客。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

【名句赏析】鲍家诗:南朝宋鲍照曾作《蒿里吟》,是一篇挽歌。鲍家诗,泛指哀痛的诗歌。土中碧:《庄子》载:菜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化为碧。这两句是由作者的不得志,想象到古代诗人的幽魂,而为其鸣不平。古代文人不被重视,含恨死去,在坟头犹吟诵诗句,忧恨结于地下,千年犹未消失。幽明同悲,千古一慨,蕴藉深长。

 

《贾公闾贵婿曲》唐五代 李贺
  

朝衣不须长,分花对袍缝。嘤嘤白马来,满脑黄金重。
  今朝香气苦,珊瑚涩难枕。且要弄风人,暖蒲沙上饮。
  燕语踏帘钩,日虹屏中碧。潘令在河阳,无人死芳色。[1]

 

  朝衣:在朝廷及其他正式场合穿用的礼服。
  分花句:指衣服上绘绣的装饰图案描摹工整,对合严密。
  嘤嘤:指马铃铛发出的清脆和谐的声响。
  满脑句:指马头上挤满了黄金饰物,以显摆主人的奢侈。
  珊瑚:一种化石,性圆润滑洁,豪富人家以用来做枕头。
  要:同:邀。
  弄风人:指卖弄风情的人,指古代妓女。
  蒲:香蒲,一种生长在水边的草。
  燕语句:暗含男女淫乱之意。
  虹:古人认为彩虹是天地间晦气所化。
  潘令:指潘岳字安仁,世称潘安。古书上说他貌美,很受女性青睐。出自《晋书·卷十五》

  河阳:古县名,故地在今天的河南孟县。[2]

       贾公:贾充,字公闾,晋朝官至太尉,行太子太保录尚书事。其女贾午为韩寿先戏弄后婚娶。韩寿官至散骑常侍、河南尹。贵婿指的就是韩寿。[5] 韩寿是什么人呢?韩寿,字德真,南阳堵阳人,晋书说他美姿貌,善容止。” 历史上将韩寿偷香相如窃玉张敞画眉沈约瘦腰一起作为风流四事。

   欧阳修填过一首《望江南》的词:江南蝶,斜日一双双。身似何郎全傅粉,心如韩寿爱偷香。天赋与轻狂。微雨后,薄翅腻烟光。才伴游蜂来小院,又随飞絮过东墙。长是为花忙。里面提到一个叫韩寿的人,说这个人啊,爱偷香

 李商隐《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yuàn)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见《世说新语》载:晋韩寿貌美,大臣贾充辟他为掾(僚属)。一次充女在帘后窥见韩寿,私相慕悦,遂私通。女以皇帝赐充之西域异香赠寿。被充所发觉,遂以女妻寿。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1 
被酒莫惊春睡重2,赌书消得泼茶香3。当时只道是寻常。

1、李珣《浣溪沙》词镂玉梳斜云鬓腻,缕金衣透雪肌香,暗思何事立残阳。

2、被酒:酒酣。《史记 高祖记》:高祖被酒,夜径泽中,令一人行前。宋程垓《愁倚阑》词:昨夜酒多春睡重,莫惊他。

3、李清照《金石录》后序 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即举杯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