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木兰辞 · 拟古决绝词柬友  

2014-04-03 15:41:05|  分类: 人间词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兰辞 拟古决绝词柬友》  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通本做雨罢。娱园本做语罢。)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该诗被收录于《饮水词》

  【注释】
  ①人生句:意思是说与意中人相处应当总像刚刚相识的时候,那样地(的)甜蜜,那样地温馨,那样地深情和快乐。

  ②何事句:此用汉班婕妤被弃典故。班婕妤(jié yú)为汉成帝妃,被赵飞燕谗害,退居冷宫,后有诗《怨歌行 》,以秋扇为喻抒发被弃之怨情。南北朝梁刘孝绰《班婕妤怨》诗又点明妾身似秋扇,后遂以秋扇见捐喻女子被弃。这里是说本应当相亲相爱,但却成了今日的相离相弃。班婕妤曾写《怨歌行》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飚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据说此诗是因为班婕妤不再受宠而写。

  ③等闲二句:意思是说如今轻易地变了心,却反而说情人间就是容易变心的。故人,指情人。

  ④骊山二句:《太真外传》载,唐明皇与杨玉环曾于七月七日夜,在骊山华清宫长生殿里盟誓,愿世世为夫妻。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对此作了生动的描写。后安史乱起,明皇入蜀,于马嵬坡赐死杨玉环。杨死前云:妾诚负国恩,死无恨矣。又,明皇此后于途中闻雨声、铃声而悲伤,遂作《雨霖铃》曲以寄哀思。这里借用此典说即使是最后作决绝之别,也不生怨。参见《浣溪沙》(凤髻抛残秋草生)“讲解

  ⑤何如二句:化用唐李商隐《马嵬》: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之句意。薄幸,薄情。锦衣郎,指唐明皇。又,意谓 怎比得上当年的唐明皇呢,他总还是与杨玉环有过比翼鸟、连理枝的誓愿!意思是纵死而分离,也还是刻骨地念念不忘旧情。亦可通。

  【讲解】

  木兰花令,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始见《花间集》韦庄词。有不同体格,俱为双调。但《太和正音谱》谓:《花间集》载《木兰花》、《玉楼春》两调,其七字八句者为《玉楼春》体。故本首是为此体,共五十六字。上、下片除第三句外,余则皆押仄声韵。

  词题说这是一首拟古之作,其所拟之《决绝词》本是古诗中的一种,是以女子的口吻控诉男子的薄情,从而表态与之决绝。如古辞《白头吟》: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元稹有《古决绝词》三首等。这里的拟作是借用汉唐典故而抒发闺怨之情。词情哀怨凄惋(婉),屈曲缠绵。汪刻本于词题拟古决绝词后有柬友二字,由此而论,则这闺怨便是一种假托了,这怨情的背后,似乎更有着深层的痛楚,无非借闺怨作隐约的表达罢了。故有人以为此篇是别有隐情,无非是借失恋女子的口吻,谴责那负心的锦衣郎的。

  【点评】

  一、于在春《清词百首》:题目写明:模仿古代的《决绝词》,那是女方恨男方薄情,断绝关系的坚决表态。这里用汉成帝女官班婕妤和唐玄宗妃子杨玉环的典故来拟写古词。虽说意在决绝,还是一腔怨情,这就更加深婉动人。”(1984 年人民文学出版社 )

  二、盛冬铃《纳兰性德词选》:决绝意谓决裂,指男女情变,断绝关系。唐元稹曾用乐府歌行体,摹拟一女子的口吻,作《古决绝词》。容若此作题为拟古决绝词柬友,也以女子的声口出之。其意是用男女间的爱情为喻,说明交友之道也应该始终如一,生死不渝。

 

人生若只如初见」,有太多人喜欢这一句。命运如同树枝间投下的光影,光怪陆离,斑驳交错,怎样都无法看清,而若是细细的看,久了便觉出恍惚来。

 容若这首《木兰花令》,道破天机的只这一句,其余的,都是可以略去不看的。在浩如烟海的词赋中,无论怎样,这一句都是决绝的独立,很难找出能与这句话并肩的句子。如果一定要说有,怕也只有元好问的那首《摸鱼儿》:「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勉强可与之匹敌。

 两句话,都参透了世情,问懵了苍生。

 是啊!小时候听故事,都是相似的开头:「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遥远的地方,某一天……」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是何其美好。

 很久很久以前,天与地尚未分开,世界一片洪荒,女娲刚刚造出人类,一切都混沌未明。是的,在那样的时候,故事还来不及开始,我们也来不及遗憾与悲伤。

 初见,在杭州的西湖边,烟雨朦胧中,悠悠小舟上,白娘子与许仙借伞定情,两人相顾凝眸,心波荡漾,情如小荷,才露尖尖角;

 初见,在清静的书院里,一个名叫祝英台的女子轻轻坐在一个名叫梁山伯的书生身旁,轻身唤他:「梁兄,三载同窗,一朝诀别,此时此刻,又如何能知我就是你的九妹?」

 初见,在大汉的未央宫,飞燕体态轻盈,身姿曼妙,合德体无瑕疵,更胜姐姐三分。有了这样的一对姐妹,你是否还会记得,当日从黄金辇上伸出手来,柔情似水,邀我同车的情景?

 初见,在骊山的行宫里,那「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刹那,该是惹得多少人的钦羡和赞叹啊!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可是,后来的故事却并不总是那么美好:许仙背叛了白娘子,使她心如死灰,永镇雷峰塔;祝英台最终成了马家妇,梁山伯呕血而死,最后的相守,也不过是双双化了彩蝶一对,算不得成全;曾经的冠宠三宫、才貌双全的贤妃班婕妤,在长信宫中银牙咬碎,泪水滴破脸颊也改不了秋扇见绢的命运;马嵬坡下生死别,玄宗回马杨妃死,三郎终是背弃了玉环,就算来世相约化为比翼鸟、连理枝,今生也只能「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了。

 花谢了能再开,月缺了能再圆,而人别了,能否再见却实属未知。你共我,又怎躲得过?

 如若,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宝黛相会之后就应该双双转身,两两相忘,省却那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如若,人生若只如初见,诸葛亮隆中相见,清茶奉君,转身就该掩了门扉,继续高睡,不要六出祁山,光复汉室;如若,人生若只如初见,梁山好汉就该只管跟着晁盖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生辰纲这样的不义之财来多少劫多少,不要跟着宋江混什么狗屁功名,图什么正途出身,搞到寥儿洼招魂幡动,依稀鬼哭。

 原来,爱情用来遗忘,感情用来摧毁,忠诚用来背叛。在世间的洪流中起起落落,人心经不住世事熬煎,一切都存在变数。《大话西游》中那个浅若兰芷的女子浅离,最终也不过是含着泪说,猜得着故事的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我们谁能躲得开,尘世后那只翻云覆雨手?

 人生若只如初见。短短七个字,却横腰截断了多少绵绵无绝期的故事尾巴,无论是词,还是人生,这故事的结局都是:惆怅、无奈……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不用惋惜,不要落泪。留得住初见时,便是永久。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