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2014-04-10 15:08:26|  分类: 人间词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

 

正是辘轳金井。满砌()落花红冷。

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①辘轳(lù lú)金井:谓装有辘轳的水井。辘轳,井上汲水的起重装置。金井,指施有金碧辉煌的雕栏之井。

②簟纹灯影:意思是说,空房独处,寂寞无聊。簟(diàn)纹,指竹席之纹络,这里借指孤眠幽独的景况。

那似是一个梦境。在忧伤的金井旁,一位冰雪般的白衣女子,长发飘飘,在阶前葬花,葬下落红的心事。蓦然回首,背后凝睇的男子,他的内心发生了一次地震。伊人的笑靥,在每一泓心泉中粲然绽放。从此,曾经沧海难为水。从此,他把短暂的相逢,种在了小园香径中。只是没有想到,自别后,红窗前,自己孤单的身影瘦过黄花。然而思念如珠,永远都不再断线。

 

纳兰这首初恋情词极为精巧雅致,细细读来如观仕女图般,字虽简练,情却绵密,可与晏几道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一比。

小令首句点明了相遇的地点。纳兰生于深庭豪门,辘轳金井本是极常见的事物,但从词句一开始,这一再寻常不过的井台在他心里就不一般了。正是二字,托出了分量。纳兰在其它作品中也常使用辘轳金井这一意象,如淅沥暗风飘金井,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忆江南》),绿荫帘外梧桐影,玉虎牵金井(《虞美人》)。玉虎,辘轳也。满砌落花红冷既渲染了辘轳金井之地的环境浪漫,又点明了相遇的时节。金井周围的石阶上层层落红铺砌,使人不忍践踏,而满地的落英又不可遏止地勾起了词人善感的心绪。常人以落红喻无情物,红色本是暖色调,落红便反其意而用,既是他自己寂寞阑珊的心情写照,也是词中所描写的恋爱的最终必然的结局的象征吧。最美最动人的事物旋即就如落花飘堕,不可挽留地消逝,余韵袅袅杳杳。

  在这阑珊的暮春时节,两人突然相逢,蓦地是何等的惊奇,是何等的出人意表,故而这种情是突发的,不可预料的,也不可阻拦的。在古代男女授受不亲的前提下,一见钟情所带来的冲击无法想象。可是,恋人的心是最不可捉摸的,心事眼波难定,惊鸿一瞥的美好情感转而制造了更多的内心纷扰,所以,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这一直转而下的心理变化,正是刹那间的欣喜浸入了绵绵不尽的忧愁和疑惑中——对方的心思无法琢磨,未来的不可测又添上了一份恐慌,于是,深宵的青灯旁、孤枕畔,又多了一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人儿。

纳兰这首初恋情词极为精巧雅致,细细读来如观仕女图般,字虽简练,情却绵密,短暂的幸福感后,其相思苦恋的痛苦忧伤就更突出了.这首《如梦令》最令人咀嚼思索的,莫如那个“冷”字。细品意味后,那一种冷澹凄清的内蕴体会深刻而显,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情境修饰语词,而是在创作中词人心绪最真实贴切的写照。这与他个人色彩浓厚的悲剧心灵是密不可分。悲心生悲情,悲情铸悲词...

 --------------------------

·元稹《离思五首·其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句话的意思:经历过无比深广的沧海的人,别处的水再难以吸引他;除了云蒸霞蔚的巫山之云,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 
曾经:曾经历过。曾,副词。经,经历。 
沧海:古人通称渤海为沧海。 
除却:除了。 
原诗以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隐喻爱情之深广笃厚,见过大海、巫山,别处的水和云就难以看上眼了,除了诗人所念、钟爱的女子,再也没有能使我动情的女子了。诗人的这个心上人,据说是双文,即诗人所写传奇《莺莺传》中的莺莺,诗人因双文出身寒门而抛弃她后,有八九年不向花回顾(《梦游春七十韵》)。又有人说紫诗是为悼念亡妻韦丛(字蕙丛)而作,韦丛出身高门,美丽贤慧,27岁早逝后,诗人曾表示誓不再娶(《遣悲怀·之三》)。其运用索物以托情的比兴手法,以精警的词句,赞美了夫妻之间的恩爱,表达了对妻子的忠贞与怀念之情。

 

两句诗化用典故,取譬极高。前句典出《孟子·尽心上》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后句典出宋玉《高唐赋序》姜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后人引用这两句诗,多喻指对爱情的忠诚,说明非伊莫属、爱不另与。这两句诗还简缩为成语曾经沧海,还可比喻曾经经历过很大的场面,眼界开阔,见多识广,对比较平常的事物不放在眼里。 两处用比相近,但《孟子》是明喻,以观于海比喻游于圣人之门,喻意显明;而这两句则是暗喻,喻意并不明显,是意隐喻夫妻之间的感情有如沧海之水和巫山之云,其深广和美好是世间无与伦比的。难为水不是云,情语也,这固然是元稹对妻子的偏爱之词,但象他们那样的夫妻感情,也确乎是很少有的。元稹在《遣悲怀》诗中有生动描写。元稹的这首绝句,不但取譬极高,抒情强烈,而且用笔极妙。就全诗情调而言,言情而不庸俗,瑰丽而不浮艳,悲壮而不低沉,创造了唐人悼亡绝句中的绝胜境界。 

沧海水,天下水之大也;巫山云,天下云之美也。经历过沧海水、看过巫山云的人不再以其他地方的水云为美。元稹心目中的那位意中人,他自认为天下佳丽中之最佳者;除此之外的美丽女子,在他眼中看起来,也就算不上美了。也就是说在天下女子当中,我最爱那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