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梦江南·昏鸦尽  

2014-04-10 12:20:59|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江南·昏鸦尽

  【作品词名】梦江南·昏鸦尽【作者】纳兰性德

  【创作年代】清代

  【作品体裁】词

  【作品出处】纳兰性德词全集(《饮水词》)

作品原文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作品注释

  1昏鸦:黄昏时分,昏暗不明的乌鸦群。

  2.急雪二句:意思为急雪忽然翻飞,像柳絮一般,微微的晚风又轻轻地吹拂着胆瓶中的梅花。一说柳絮好像飘飞的急雪,散落到香阁里。香阁,青年女子所居之内室。胆瓶,长颈大腹,形同悬胆之花瓶。香阁絮,此用谢道韫故事。《晋书·列女传》:王凝之妻谢氏,字道韫,聪识有才辩。尝内集,俄而雪骤下,安曰:何所似也?安兄子朗曰:散盐空中差可拟。道韫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安大悦。

  3香阁:古代青年女子居住的内室。

  4心字:即心字香。明杨慎《词品.心字香》:范石湖《骖鸾录》云:番禺人作心字香,用素馨茉莉半开者著净器中,以沉香薄劈层层相间,密封之,日一易,不待花蔫,花过香成。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索篆成心字也。宋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

创作背景

        纳兰容若的备受推崇,自然有不能抹灭的历史原因,似一种无可奈何的出场,像他的人,虽然心羡闲云野鹤的生活,却不得不生在一个权相之家,接受礼教的束缚;有建功立业之心,安邦定国之志,然而过分显赫的家世,却阻碍了他的仕途,一生只得了个一等侍卫御前行走的虚衔,跟随着皇帝扈从出关,却不是去饮血沙场。皇帝多武士,不需要他去征战沙场。康熙最爱的,不是他的武功,是他的倾国文才。 他是郁郁寡欢的,生于钟鸣鼎食之家,效力于金戈铁马的军营,出现在波诡云谲的官场,却始终落寞得不沾半点世俗气,像他口中吟诵、赞美的雪花那样。

        这首词是写在纳兰的表妹雪梅被选到宫里之后。他与表妹雪梅一块长大,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然没有挑明爱情关系,但纳兰深深地爱着雪梅这是事实。他与表妹曾经一块去读私塾,一块儿玩耍,一块儿对作赋。如今,表妹走了,走进了皇宫,当了妃子。一场早期的恋爱就这样成了泡影,叫谁能不痛苦呢?表妹走后,纳兰曾经装扮成僧人进宫去见过表妹一面,但那是多么危险的举动。一经被康熙皇帝发现,那是要杀头的!匆匆一面,而且还隔着宫廷里的帏幔。回来后好长时间放不下,他思念表妹的心情谁又能了解呢?所以,他经常一个人在黄昏时小立,望着宫廷的方向凝神。可是,初恋是彻底没有希望了,这辈子也别再想了,心事变成了灰一样。

作品释文

  黄昏的鸦群飞远了, 为什么还站在那里呆望? 像急雪一样的柳絮飘落到香阁里,晚风轻轻地吹拂着花瓶里的梅花.,心字香已经烧成了灰烬.

作品赏析

  全词共才27字,词的容量极其有限。但是,纳兰在这27个字中,塑造了一个失恋者的形象。他悲愤,他痛苦,他怨恨,他心如刀割,他心灰意冷。但是,他又不能表现出来,他把内心的痛苦压抑住,强陪着笑脸应付家人与外界。其次,这首小词营造了一个意境,由几个意象组成:黄昏、乌鸦、柳絮、春阁、胆瓶、梅、心香。把相思的凄苦与灰色的景物融合一起,既有实景的描画,又有心如死灰的暗喻。这是一个何等伤感的画面。清代人把纳兰爱情词概括为哀感顽艳,这首就体现了这一特点。


-----------------------------------------《梦江南》--------------------------

        词分小令、长调。《梦江南》小令中的短品,仅五句二十七个字,对炼字造境功力的要求很高。唐段安节《乐府杂录·望江南》:“始自朱崖李太尉镇浙西日,为亡妓谢秋娘所撰。本名《谢秋娘》,后改此名。亦曰《梦江南》。可见,《梦江南》原系唐朝李德裕为亡姬谢秋娘而作的。因白居易词中有能不忆江南,而改名《忆江南》,又名《江南好》、《春去也》、《望江梅》。

        纳兰不仅擅长情繁笔长、深挚缠绵的长调,写起小令也是隽永优美。这首为《饮水词》开篇的《梦江南》,就是一首轻灵简洁、却又凄婉含蓄的小令。代表纳兰容若的词风,哀感顽艳。

         因其含蓄,所以读时要深味细嚼。因其深隐,所以就要探幽发微。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起句是一幅昏昧不明、冥色四合的画面。,表明时间状态,已是暮色降临的黄昏时分。昏鸦所象征的是人在黄昏时分常常会升起的一种荒凉、噪动、不安的心绪。而昏鸦尽则是乱鸦聒噪着飞过之后瞬间的寂静,可以想见暮色四合,四周是何等静谧。而这个瞬间寂静的氛围中,人的心情又是迷茫、惆怅的。这一刻的心绪瞬间流动被词笔敏锐地捕捉到了。大凡昏鸦起句直道凄凉,颇多佳句,最经典的当属马致远那首《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

        “小立恨因谁,在迷茫惆怅的意绪之中,忽然有此一问。整个纷纭繁复的心绪中顿时好象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指向,让读者的注意力也由黄昏画面一下子跳到了人的内心状态中,关注点由到了小立者,稍稍站立的意思。纳兰词中多次写到过小立。《虞美人·秋夕信步》中就有:闲阶小立倍荒凉。还剩旧时月色在潇湘。这里是说有个红颜女子小立于暮色苍茫之中,看那昏鸦已经渐渐飞尽了。可见小立二字在这简洁小令中有一种人物浮雕式的效果。恨因谁,这里的词笔直探人物的内心深处——“在古诗词中大多不是仇恨,而是一种忧怨、惆怅、郁闷的心情。有一种感慨、一份幽怨。而这幽恨又从何而来、因谁而起呢?于是,一种悬念被寥寥数笔营造起来。同时,何以见得这小立者就是位红颜女子呢?我们再往下读。

       “急雪乍翻香阁絮急雪乍翻写的是轻盈的絮状物被疾风吹得象落雪那样飘舞、翻飞。香阁絮,这香阁二字就是年轻女子的香闺,明确点明了小立者是位红颜女子。这里,我们又生一问,这一句是写雪花象柳絮那样在香闺前轻盈飘舞翻飞呢,还是柳絮象雪花那样飘到了女子的香闺?是雪还是絮?

        下一句紧接着就是轻风吹到胆瓶梅 “胆瓶是一种长颈大腹、形同悬胆之花瓶。胆瓶之中插着梅花。一个字就点出了时令是春寒料峭时节。这时节当然不可能有柳絮,只能是春雪翻飞被轻风吹落到香闺胆瓶里的梅花上。急雪和柳絮暗用才女谢道蕴未如柳絮因风起的诗意,让人想见这位红颜女子心性的高洁与美好。急雪翻飞、飘转的画面则让人感到一种动荡、凄迷,使人想见女子内心的凄寒与迷惘。而胆瓶梅的意象中又生起一种春的意趣,一种轻轻漾动的春意。可以从中感受到女子内心向往着美好的爱情。

        这里,我们回到前面的小立因恨谁,女子心中幽怨因谁而生的悬念还没有解答。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又一笔宕开,造成一种欲说还休的效果。难道答案就在这个春雪飘舞的画面中?

        “香阁絮这个意象中暗含有的影子。在古诗词中代表了离别伤感的意象,更加渲染主人公内心惆怅、失落的情绪。《诗经》中有云: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这景象就活脱脱成为急雪乍翻香阁絮的注脚。而轻风吹到胆瓶梅一句,写急雪被轻风吹到胆瓶中的梅花之上。而梅花在古诗词中也有赠友致意的含义。南朝宋陆凯与范晔友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与长安范晔,并赠诗: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宋代才女朱淑真在《绛都春·梅》中写到:月笼疏影横斜照,更莫待,单于(指琴声)吹老。便须折取归来,胆瓶插了。写的正是胆瓶插梅,却寓意花开当折,莫误青春。

        哦,原来如此。者,离人不留,远在天涯;者,欲赠远人,遥致心意,也暗藏春心: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于是,一切都似乎明朗起来。女子内心的春心与幽怨尽在不言中,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心字已成灰心字即心字香,所谓心字香者,以香末萦篆成心字也。心字香,不论从形象还是词意上都是美好的,即此可以感到该女子内心性格气质情感的温馨美好。心字香已燃成灰烬,说明夜已深。从黄昏一直到夜深,她的内心都是无法的平静,无法摆脱思念忧愁的缠绕、折磨。宋蒋捷《一剪梅·舟过吴江》也写到心字香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这里强调的是流光易逝,心字香烧是强调家庭的温馨安谧,寓意着远行客的归思。不过,最贴近心字已成灰寓意的是李商隐的诗句: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我们可以想见,这女子内心思念、追求的无望、落空,就象心字香一样一寸一寸化为灰烬。哀莫大于心难死,让人倍感哀婉、凄切,伤心欲绝。

        纳兰容若是一个多情词人、贵族公子。从词中香阁絮所寓意谢道蕴的未如柳絮因风起,我们似乎可以想见这位公子心中思念的那位红颜女子的才貌与风华。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词之言长,诗之境阔。”“要眇宜修,指词的美感是最精致的、最细腻的、最纤细幽微的,是带有修饰性的非常精巧的一种美。缪钺先生在《论词》又将其深入浅显的概括为四个方面 ,  “其文小 ”“ 其质轻 ”其径狭” 其境隐。容若的这首小令所写急雪、香阁、柳絮、胆瓶、梅花、心字香等形象具有一种精致的美,这些形象所引发人的联想又是多么丰富,具有含蓄的美、隽永的美,意蕴深长,让人回味无穷。

        纳兰容若的爱情词篇篇幽怨,如令人销魂的精致古玉。对纳兰词的品读便如玩玉赏玉。此书主要通过意象和用典分析,佐以各类历史资料还原词文之场景,细细品味纳兰容若爱情词作近八十余首。尤其对金井辘轳玉钗敲竹盈盈等一些纳兰词中前人很少注意到的特殊意象进行了独特思考与深入阐发,笔锋直抵古典爱情在浪漫与浮华之下的人性底蕴与情感内核。词人的情感内蕴一经道出,作品也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每到晚间万籁俱静,一灯如豆,这时候最爱的仍是那感怀身世、寄情别思的纳兰词。往往一读便沉湎其中,轻吟浅唱,浑然忘我。

 

 梦江南·昏鸦尽 - 夫仁人之安宅也! - 古#安宅 HomeForever

 另:宋诗人蒋捷的《一剪梅·舟过吴江》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沈雄《古今词话·词品》:银字,制笙以银作字,饰其音节。银字笙调,蒋捷句也;……” 佛教信众认为,只要中心虔诚,就能感通佛道,同焚香一样。 所以,银字笙调,心字香烧就是说:如同笙上的银字准确无误的标明了该笙的音调(如宫调、商调等)一样,只要献出真心诚意信佛,就相当于给佛烧香了,就能与佛相感相通。引申为对任何事,包括对爱情,只要真诚就能互感。


----------------------一生最爱纳兰词 作者:子艮 出版社:沈阳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910月 ------------------
  【词译】
  又是黄昏。乌鸦的翅膀再也无法安慰,你这位千古伤心的书生。
  一声又一声,四季的风呼喊心上人的名字。你伫立的幽恨,是一泓清泉,流不进千里之外,她的眼眸。
  你说,柳絮是飘在春夏之交的另一场雪,是春与夏的定情信物。只是宫闱里的伊人,很难对她说,相思相见知何年,此时此夜难为情。
  于是,你想起李商隐:一寸相思一寸灰。
  只是不知,他的这句诗,是写在一堆骨灰上的—
  想你,你比银河还远。
  所以,就点燃自己。
  想你一寸,就燃烧一寸自己,就落下一寸自己的灰。
  【评析】

  此为《饮水词》开篇之作。“昏鸦尽”一句语简意明,渲染全篇气氛。古人写飞鸟,多是杜宇、金衣、乌鸦。国人谓鸦为不祥之鸟,但以鸦入境者颇多佳句,点睛之笔,如“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枯藤老树昏鸦”等。容若气势陡出,开篇即以“鸦”入境。昏鸦已逝,词人临风而立,是等候?是沉思?无言以对。

  “小立恨因谁?” 因谁?其实词人自己知道,除了表妹谢氏,还有曾在他心中播下甜蜜而苦涩的种子?他与表妹青梅竹马,从小就一起玩耍嬉戏,一起吟诗作赋,虽然没有挑明爱情关系,但纳兰心中一直深深地爱着她。可如今,表妹走了,走进了皇宫,当了妃子。一场朦胧的初恋就这样成了泡影,叫人不心痛?表妹走后,纳兰曾装扮成僧人进宫去见过表妹一面,可此种举动,何其危险!一旦被康熙皇帝发现,定然杀头!匆匆一面,而且还隔着宫廷里的帏幔,回来后良久放不下,他思念表妹的心情,谁又能了解呢?于是,他便时常一个人在黄昏时小立,望着宫廷的方向凝神。

  可是这一番守望,究竟徒劳。于是,他悲愤,他痛苦,他怨恨,他心如刀割,他心灰意冷。且看这句“心字已成灰”——“心字成灰”并非仅指心字檀香成灰,还指内心世界的黯然神伤。容若此类小令,不经雕饰,全无绮丽言语,韵味凄苦悲凉,久读伤人心深矣!

  整首《梦江南》,读毕,只是一阵心痛,如此之男子,合是不属于这个世间,那么透明,如同水晶一般,让人心生爱慕。如此之男子,在世间太委屈,又发出了太夺目的光彩,以致于那么早就只给世人留下了一个背影,还有那缠绵清婉的词,永远地离去了。


另:晚唐诗人李商隐《无题·飒飒东风细雨来》

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这首无题写一位深锁幽闺的女子追求爱情而幻灭的绝望之情。

  首联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描绘环境气氛:飒飒东风,飘来蒙蒙细雨;芙蓉塘外,传来阵阵轻雷。既隐隐传达了生命萌动的春天气息,又带有一些凄迷黯淡的色调,烘托出女主人公春心萌动和难以名状的迷惘苦闷。东风细雨,容易令人联想起梦雨的典故;芙蓉塘即莲塘,在南朝乐府和唐人诗作中,常常代指男女相悦传情之地;轻雷则又暗用司马相如《长门赋》:雷殷殷而响起兮,声象君之车音。这一系列与爱情密切相关的词语,所给予读者的暗示和联想是很丰富的。纪昀说:起二句妙有远神,可以意会。所谓远神,是指这种富于暗示性的诗歌语言所构筑的渺远的艺术意境,一种难以言传的朦胧美。

  颔联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写女子居处的幽寂。金蟾是一种蟾状香炉;指香炉的鼻钮,可以开启放入香料;玉虎,是用玉石装饰的虎状辘轳,指井索。室内户外,所见者惟闭锁的香炉,汲井的辘轳,它们衬托出女子幽处孤寂的情景和长日无聊、深锁春光的惆怅。香炉和辘轳,在诗词中也常和男女欢爱联系在一起,它们同时又是牵动女主人公相思之情的东西,这从两句分别用谐音可以见出。总之,这一联兼用赋、比,既表现女主人公深闭幽闺的孤寞,又暗示她内心时时被牵动的情丝。

  颈联出句贾氏窥帘韩掾少使用贾充女与韩寿的爱情故事。见《世说新语》载:晋韩寿貌美,大臣贾充辟他为掾(僚属)。一次充女在帘后窥见韩寿,私相慕悦,遂私通。女以皇帝赐充之西域异香赠寿。被充所发觉,遂以女妻寿。对句宓妃留枕魏王才使用甄后与曹植的爱情故事。见《文选·洛神赋》李善注说:魏东阿王曹植曾求娶甄氏为妃,曹操却将她许给曹丕。甄后被谗死后,曹丕将她的遗物玉带金镂枕送给曹植。曹植离京归国途经洛水,梦见甄后对他说: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曹丕),今与君王。曹植感其事作《感甄赋》,后明帝改名《洛神赋》(句中宓妃即洛神,代指甄后)。由上联的烧香引出贾氏窥帘,赠香韩掾;由牵丝(思)引出甄后留枕,情思不断,藕断丝连。这两个爱情故事,尽管结局有幸有不幸,但在女主人公的意念中,无论是贾氏窥帘,爱韩寿之少俊,还是甄后情深,慕曹植之才华,都反映出青年女子追求爱情的愿望之强烈,奔放。末联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突然转折,向往美好爱情的心愿切莫和春花争荣竞发,因为寸寸相思都化成了灰烬。这是深锁幽闺、渴望爱情的女主人公相思无望的痛苦呼喊。热情转化成幻灭的悲哀和强烈的激愤。以春心喻爱情的向往,是平常的比喻;但把春心花争发联系起来,不仅赋予春心以美好的形象,而且显示了它的自然合理性。相思本是抽象的概念,诗人由香销成灰联想出一寸相思一寸灰的奇句,化抽象为具象,用强烈对照的方式显示了美好事物之毁灭,使这首诗具有一种动人心弦的悲剧美。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