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晏殊踏莎行两首·碧海无波/秦筝宝柱  

2014-12-25 16:42:45|  分类: 人间词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踏莎行 北宋/晏殊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注释
⑴碧海:指海上神山。(1.传说中的海名。《十洲记》:"扶桑在东海之东岸,岸直,陆行登岸一万里,东复有碧海,海阔狭浩汗,与东海等,水既不咸苦,正作碧色。" 2. 蓝色的海洋。 3. 指青天。天色蓝若海,故称。)
⑵瑶台:指陆上仙境。
嫦娥  唐代/李商隐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云母屏风染上一层浓浓的烛影,银河逐渐斜落启明星也已下沉。
嫦娥想必悔恨当初偷吃下灵药,如今独处碧海青天而夜夜寒心。

瑶台:①神仙居处。李白《清平调》有“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②精巧华美之楼台。
萧萧:①象声,如风声、雨声、草木摇落声、马蹄声。《诗·小雅·车攻》有“萧萧马鸣”,《楚辞·九怀·蓄英》有“秋风兮萧萧”,《史记·刺客列传》有“风萧萧兮易水寒”。②头发花白稀疏貌。

词牌【踏莎行】
调名从唐韩翃诗句“踏莎行草过春溪”而来。双调,五十八字,十句,上下片各五句三仄韵。起首四个四言句,前人多用对偶。另有《转调踏莎行》,六十六字,上下片各四仄韵,是别格。又名《喜朝天》、《柳长春》、《踏雪行》、《平阳兴》、《江南曲》、《芳心苦》、《芳洲泊》、《度新声》、《思牛女》、《惜余春》、《阳羡歌》、《晕眉山》、《踏云行》、《潇潇雨》等。

格律 (注:○平声 ●仄声 ⊙可平可仄 △平韵 ▲仄韵)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
   ●●○○         ○○●▲          ○○●●○○▲
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     ○○●●○○▲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 红笺小字凭谁附。
 ●●⊙○         ○○●▲           ○○●●○○▲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

赏析

此词写别情,深婉含蓄。以结句为最妙,蕴藉而韵高,颇耐赏玩。

上片起首三句:“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说没有波涛的险阻,要往瑶台仙境,也有路可通,原来可以双飞同去,但当时却没有这样做;此时“思量”起来,感到“不合”,有些后悔。碧海,指海上神山;瑶台,《离骚》有这个词,但可能从《穆天子传》写西王母所居的瑶池移借过来,指陆上仙境。接着两句:“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是说放弃双飞机会,让“意中人”轻易离开,此时后悔莫及,可就是“山长水远”,不知她投身何处了。“轻别”一事,是产生词中愁恨的特殊原因,是感情的症结所在。一时的轻别,造成长期的思念,“山长”句就写这种思念。

下片,“绮席凝尘,香闺掩雾”,写“意中人”去后,尘凝雾掩,遗迹凄清,且非一日之故。“红笺小字凭谁附”,音讯难通,和《鹊踏枝》的“欲寄彩笺兼尺素”而未能的意思相同。“高楼目尽欲黄昏”,既然人已远去,又音讯难通,那么登高遥望,也就是一种痴望。词中不直说什么情深、念深,只通过这种行动来表现,显得婉转含蓄。后接以“梧桐叶上萧萧雨”一句,直写景物,实际上景中有情,意味深长。比较起来,温庭筠《更漏子》的“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李清照《声声慢》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虽然妙极,恐怕也失之显露了。

晏殊整整做了五十年的高官。他性格“刚峻”(《五朝名臣言行录》),处事谨慎,没有流传什么风流艳事。他自奉俭约,但家中仍然蓄养歌妓,留客宴饮,常“以歌乐相佐”(《避暑录话》)。他喜欢纳什么歌妓、姬妾,是容易做到的。照理,他生平不会在男女爱情上产生多少离愁别恨,但他词中写离愁别恨的却颇多。这可能和当时写词的风气有关:酒筵歌席上信手挥写,以付歌妓、艺人歌唱,内容不脱晚唐、五代以来的“艳科”传统;也可能和文学创作的特点有关:它可以描写人们的普遍感情,不限于作者的自我写照。(评价很中肯)
******************************************************************************************************************************************

踏莎行_绿树归莺 北宋/晏殊

绿树归莺,雕梁别燕。春光一去如流电。当歌对酒莫沈吟,人生有限情无限。 
弱袂萦春,修蛾写怨。秦筝宝柱频移雁。尊中绿醑意中人,花朝月夜长相见。

青绿树上的黄莺已经归去,燕子也离开了雕刻着美丽花纹的房梁。描写了一幅春光尽逝,鸟雀纷飞的伤怀画面。
袂是衣袖,弱袂指女子轻盈柔羽的衣袖,当然是留不住春天了。修蛾是女子修长眉毛,尽是写着离别的幽怨。绿醑是指美酒,这美酒和所思念的人啊,希望永远在花前月下能相见。
+++++++++++++++++++++++++++++++++++++++++++++++++++++
人生有限情无限人生不易,我们都要学会珍惜。
初读这阕词,就被两结吸引,“人生有限情无限”,“ 花朝月夜长相见”。晏殊生活的北宋初期风气未开,作者尚少,词坛还很寂寞,大多延续唐五代词的特点,以艳科取材。而晏殊的诗词圆融平静,以淡雅之闲情,富贵之气象首开宋词先河。晏殊写了很多首《踏莎行》(莎,这里读suo 一声),最为著名的当为《小径红稀》和《祖席离歌》,而这首《绿树归莺》却鲜为人知。《踏莎行》又名《柳长春》、《喜朝天》、《踏雪行》等。双调五十八字,仄韵。又添字名《转调踏莎行》。出自唐代诗人韩翃诗:“踏莎行草过春溪”,莎草,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行”是指韵文的一种体裁。

“绿树归莺,雕梁别燕”采用了倒装的手法,绿树上的莺鸟已经归去,梁上的燕子也已向我告别,是下一句“春光一去如流电”的结果。莺和燕,古代常用其比喻春光物候。唐代杜牧的《为人题赠》诗中有句:“绿树莺莺语,平江燕燕飞。”
 
“春光一去如流电”,春光,一下子就过去了,就好似夜空中划过的一道流星、一道闪电,转瞬间就消失了。这里的春光,不单单指草长莺飞的二月春光,而是那舴艋舟载不动的青春年少,是那已经悄然逝去的、再难追回的如水的光阴,是词人对于青春流逝的一声叹息。
 
晏殊仕途中没有波澜起伏,更没有穷困的尴尬,可以说他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但他也有许多闲愁,因而也有许多酒,“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小窗浓睡”、“劝君莫做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而这些闲愁,往往来自离别、来自相思,也来自伤感,化成文字,又成就他的佳作。晏殊谈情,是理性的,所表现的是一种情中有思的意境,虽然也不免于伤感,然而他却有着安于现实的达观,也有着面对现实的勇气。“当歌对酒莫沈吟,人生有限情无限”,“沈吟”,沉吟。一指深思,二谓深深的思念,还有迟疑,犹豫和低声吟味之意。窃以为词人这里所指应该有感叹、吟味之意。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曹操的《短歌行》中就表达了这样一种人生态度,对于生命我们无法预料,更无法把握,我们不知道生命什么时候结束,更不知道在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留给后人怎样的评价,然而这些都不重要,虽然有限的光阴很快就要逝去,但是这无限的情思还是会绵绵不绝。“人生有限情无限”,正如词人留给后人的这些诗篇一样。离情相思是古诗词中一个极其重要的侧面,但晏殊却赋予他更多的理性,正是这种阔达高远、圆融平静的精神气质,使他的词闪耀出诗意的辉光,驱除了内心淡淡的孤独与离愁别恨,还心灵以安详。晏殊的闲愁,愁得优雅。
 
“弱袂萦春,修蛾写怨。”过片还是同首句一样,采用倒装的手法,“弱袂”是指轻罗的衫袖。 唐刘禹锡《采菱行》:“长鬟弱袂动参差,钗影钏文浮荡漾。”“修蛾”是指修长的眉毛。轻薄的衫袖怎能牵住流去的春光?修长的蛾眉间写满了幽怨。这是女子的相思,是对离别的依依不舍。晏殊用了极其内敛的比喻为我们呈现了一个满含幽怨的女子的形象,柔弱的身影,微蹙的蛾眉,当然还有满腹的依恋。
 
“秦筝宝柱频移雁”。“秦筝”,古秦地(今陕西一带)的一种弦乐器。似瑟,传为秦代蒙恬所造, 三国(魏)曹丕 《善哉行》:“ 齐侣发东舞,秦筝奏西音。”“宝柱”,古代筝、琴、瑟等弹拨乐器的弦柱。唐代诗人刘禹锡《伤秦姝行》:“青牛文梓赤金簧,玫瑰宝柱秋雁行。”
 
古时的筝只有五条弦,蒙恬改制为十二弦,所以称“秦筝”。到了隋唐时候,筝又增为十三弦,分别代表农历十二个月和一个闰月。支撑弦的柱子也有十三个,斜斜排列很像天上一队队大雁,所以称为“雁柱”、“宝柱”。筝的转调方法主要有“按弦变调”和“移柱变调”两种方法,这里的“轻移雁柱”就是指后一种,从而就有“低转新音”。而雁在诗词中原本就有离别的意涵,而筝这种乐器的特点是能奏出离别的哀调,细品来,筝恰如女子,故而筝也常用寄托哀愁,这种寄托在雁柱秦筝上的忧愁,或如挥之不去如丝如缕的闲愁,或如点点滴滴阵阵袭上心头的清愁,却都是梦一般唯美,一丝一丝从词人的心灵深处渗透而出,虽不浓烈,却很悠长。

“尊中绿醑意中人,花朝月夜长相见。”“尊”,同樽,古代盛酒的器具。“绿醑”,绿色美酒。出自唐太宗《春日玄武门宴群臣》诗:“清尊浮緑醑,雅曲韵朱弦。”“花朝月夜”,有鲜花的早晨,有明月的夜晚。指美好的时光和景物。旧时也特指农历二月十五和八月十五。南朝·梁元帝《春别应令诗》:“动春心花朝月夜,谁忍相思今不见。”古人时节有序,正月十五上元节望见春的身影,花朝节春风吹到了家门,花朝,这里应该指二月的花朝节;月夜,当然就是八月的中秋节,在这两个春与秋的代表性日子,都不能够跟相爱的人一起度过,人生还真是残缺得很。这里表达了词人的一种愿望,希望杯中有美酒,心中有爱人,尽情享受花朝月夜的好时光。从晏殊的词作里,我们看到一种生活态度,其实这也未尝不是整个宋朝文人们的生活态度。
 
++++++++++++++++++++++++++++++++++++++++++
秦筝:陕西古“秦”,是中华民族悠久文化的发源地,筝因是秦人智慧的创造,所以有称之为“秦筝”。相传当地有一 个爱弹瑟的人, 他有两个独生子也都很喜欢音乐,想将瑟占为已有,父亲只好把瑟一劈两半,两个儿子一人一半。因为这件新的乐器是两生的,于是就称他为筝。这种称谓最早见于汉人刘向(约公元前77——公元前6年)的《九叹·忧苦》。这种称谓绵延了近两千年,“秦筝”则成了筝的专有名词。筝发展至‘唐’这一历史时期出现了“奔车看牡丹,走马听秦筝”(白居易《邓舫张彻落第诗》)的繁荣时代。可见筝在此时期发展之鼎盛。筝音箱边框以红木制,面板以桐木制,呈拱形。据史料记载,汉、晋以前张12根弦,唐、宋以后增为13弦,明、清以来逐渐增至15至16根弦。采用丝弦,每弦置一柱(也称马或雁足),移动柱位可调节音高。本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流行21弦筝。通长约130厘米,改用钢弦或尼龙缠钢弦。近年来也有增至24或26弦的筝。一般都依五声音阶定弦,有时也用七声音阶定弦。 筝的音色悠扬、典雅。弹奏时可左右手并用,也可右手弹奏,左手按揉,产生吟、滑音效果。演奏手法非常丰富。现已成为重要独奏乐器,也常以歌舞伴奏。代表曲目有《渔舟唱晚》、《寒鸦戏水》、《出水莲》等。重要独奏乐器,也常以歌舞伴奏。代表曲目有《渔舟唱晚》、《寒鸦戏水》、《出水莲》等。
宝柱:古代筝、琴、瑟等弹拨乐器的弦柱。 唐 刘禹锡 《伤秦姝行》:“青牛文梓赤金簧,玫瑰宝柱秋雁行。” 唐 温庭筠 《猎骑辞》:“宝柱惜离弦,流黄悲赤县。” 五代 尹鹗 《江城子》词:“宝柱 秦 筝弹向晚,弦促雁,更思量。” 元 张翥 《寄题顾仲英玉山诗一百韵》:“弦松调宝柱,笙咽炙银簧。”

【秦筝】古秦地(今陕西一带)的一种弦乐器。似瑟,传为秦蒙恬所造,故名。三国魏曹丕《善哉行》:“齐侣发东舞,秦筝奏西音。”晋潘岳《笙赋》:“晋野悚而投琴,况齐瑟与秦筝。”唐岑参《秦筝歌送外甥萧正归京》诗:“汝不闻秦筝声最苦,五色缠弦十三柱。”宋晏几道《蝶恋花》词:“细看秦筝,正似人情短。”清陈维崧《鹧鸪天·苦雨和蘧庵先生》词:“雪登麦积秦筝苦,雨歇丛臺赵女娇。”
【宝】珍也。从宀从王从貝,缶聲。寚,古文寶省貝。博皓切
【柱】zdic.net漢典
【移】禾相倚移也。从禾多聲。一曰禾名。弋支切〖注〗臣鉉等曰:多與移聲不相近,蓋古有此音。
【雁】鳥也。从隹从人,厂聲,讀若鴈。五晏切〖注〗臣鉉等曰:雁,知時鳥。大夫以爲摯,昬禮用之,故从人。

+++++++++++++++++++++++++++++++

漫道秦筝有剩弦,何曾为细传   —— 晏殊晏几道父子与秦筝   焦文斌 / 2011-08-02 

在两宋1330余家词人中,不少人娴熟筝技,借以抒怀。如前所举。在他们之中,晏氏父子与张炎,则是相当精通筝艺的词人。在他们的作品中,有对筝的热情讴歌,也有对筝妓演奏水平的赞扬,还有自己操筝弹唱的记载。这里先谈谈晏氏父子与秦筝。
晏氏父子,指晏殊与晏几道。都是北宋初期的著名词人,史称“二晏”。
晏殊(991—1055),字同叔,临川(今江西)人。少年时以神童被召入朝,赐进士出身,后屡历达官显贵,先后出任过翰林学士,集贤殿大学士、同中 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生平笃爱文学,又喜荐贤选才。叶梦得《避暑录话》说他“每有佳客必留”,“亦必以歌乐相佐”。他家歌姬舞女多人,经常举行家庭宴 会。他的词在北宋初期颇有影响,现存《珠玉词》一卷。《全宋词》收录词作139篇,可以说正是上述生活的纪实。
在“一曲新词酒一杯”(《院溪沙》)、“美酒一杯新熟,高歌数阙堪听”(《破阵子》)的情况下,秦筝成了他生活中不可缺如的东西。他说:
蜡烛到明垂泪,熏炉尽日生烟。一点凄凉愁绝意,漫选秦筝有剩弦,何曾为细传。(《破阵子》第88页)
宝筝调,罗袖软,拍碎画堂檀板。(《更漏子》第90页)
玉酒频顷,宿眉愁聚。空肠断,宝筝弦柱。人间后会,又不知何处,魂梦里,也须时时飞去。(《?人娇》,第98页)
楚竹惊鸾,秦筝起雁。萦舞袖、急翻罗荐,云回一曲,更轻拢檀板。(同上,第98页)
弱袂萦春,修蛾写怨。秦筝宝柱频移雁。(《踏莎行》第99页)
六曲阑干偎碧树,扬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铂筝移玉柱,穿帘海燕双飞去。(《阮郎归》第110页)
秦筝在他生活中的地位,可见一般了。另外,他家还有陕西籍歌者。《山亭柳?赠歌者》说:
家住西秦,赌博艺随身。花柳上、半尖新。偶学念奴声调,有时高遏行云。(第106页)
有时,他直接称“秦筝”为“秦声”。《赋得秋雨》诗中说:
秦声未觉朱弦润,楚梦先知薤叶黄。(第1961页,明人胡应麟《诗薮》引作、楚梦先知薤叶凉。”卷五)
晏几道(1030—1106?),晏殊的小儿子,字叔原,号小山,曾任开封府推官,工词,有《小山词》。《全宋词》收260首。其中十多首写到筝,还 有一首专门咏筝的词:《菩萨蛮?筝》(第239页)。小莲、小琼、小杏、小叶都是他家的筝姬。他本人不仅会弹筝,还对那些聪明而不幸的歌妓,如前四人和小 苹、小鸿、小云等,表示深切的同情。这些词也写得相当深沉、真挚。当然,这同他生活的升降有关。小莲亡后,他写有词《鹧鸪天》说:
手拈香笺忆小莲,歌将遗恨倩谁传。归来独卧边遥庭,梦里相逢酩酊天。花易落,月难圆,只应花月似欢缘。秦筝算有心情在,试写离声入旧弦。(第227页)
他用新谱筝曲,表达了对这位筝人的深切怀念。又如《蝶恋花》写小叶的筝艺,说:
碧草池塘春又晚,小叶风娇,尚学娥妆浅,双燕来时还念远,珠帘绣户杨花满。绿柱频移弦易断,细看秦筝,正似人情短。一曲啼乌心绪乱。红颜暗与流年换。(第223页)
《南乡子》也说:“小莲未解论心素,狂似钿筝弦底柱。脸边霞散酒初醒,眉上月残人欲去”(第255页)。《破阵子》(第246页)又说:“记得春楼当日事,写向红窗夜月前,凭谁写小莲。”《少年游》(第247页)中,此情仍难灭。
 小杏春声学浪仙,疏梅清唱替哀弦。似花如雪绕琼筵。腮粉月痕妆罢后,脸红莲艳酒醒前。今年水调得人怜。(第240页)
《浣溪沙》还写道:
闲弄筝弦懒系裙,铅华消尽见天真。眼波低处事还新,怅恨不逢如意酒,寻思难值有情人,可伶虚度琐窗春。(第240页)
几道家败落后,艺姬们纷纷离开,他却不时怀念昔日的欢娱,寄情于词。《虞美人》写道:
曲阑干外天如水,昨夜还曾倚。初将明月比佳期,长向月圆时候,望人归。罗衣著破前香在,旧意谁教改?一春离恨懒调弦,犹有两行闲泪、宝筝前。(第248页)
秦筝成了他寄情抒思怀旧的特殊乐器。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