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HomeForever

 
 
 
 
 

日志

 
 

玉楼春二首.东风昨夜回梁苑/燕鸿过後莺归去  

2014-11-27 13:02:59|  分类: 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风昨夜回梁苑。日脚依稀添一线。
旋开杨柳绿蛾眉,暗拆海棠红粉面。
无情一去云中雁,有意归来梁上燕。
有情无意且休论,莫向酒杯容易散。

                                                                                             ——晏殊 《玉楼春.东风昨夜回梁苑》

*****************************************选自《清水蛙》搜狐播客************************************

昨夜春风又回来,看那刚被春风揉开的柳叶儿,多像是美人儿的绿蛾眉,还有那凝露娇羞的海棠花儿,像是美人儿的红粉面,怎么看都看不够,让人感觉好像又年轻了。再美的景致,如果没有心情,便不成为美丽的景致了。
    
据宋代杨湜的《古今词话》记载:“甲申元日,丞相元献公会两禁(指中书省和枢密院)于私第。丞相席上自作《木兰花》以侑觞,曰:‘东风昨夜回梁苑。’于时坐客皆和,亦不敢改首句‘东风昨夜’四字。”
甲申元日,就是宋仁宗庆历四年(1044年)的大年初一,晏殊那时五十四岁,在汴京。按清代昭连《啸亭杂录》说:“元日俗例,上司属员虽不接见,亦必肩舆到门。”元日,就是大年初一,历来有属员到上司家里祝福的习俗。晏殊原词叫《木兰花》,现按《钦定词谱》校正为《玉楼春》。他的词中到底写的什么?不妨来细细读一下——

“东风昨夜回梁苑,日脚依稀添一线。”
东风,就是春风,李白的《春日独酌》诗有:“东风扇淑气,水木荣春晖。”
梁苑,也称为“兔园 ”,是西汉梁孝王所建的东苑,故址在今河南省开封市东南,园林规模宏大,方三百余里,宫室相连属,供游赏驰猎。这里应是指晏殊的私宅,形容其规模宏大。日脚,是指太阳穿过云隙射下来的光线,唐代岑参的《送李司谏归京》诗有:“雨过风头黑,云开日脚黄。”一线,据《海录碎事》记载,“魏晋间宫人以红线量日影,冬至后日影添长一线。”意思是时令已过冬至,白昼渐长。

昨夜春风又回家,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它,白日渐长好赏花。这喜悦的心情是龙恩浩荡,谁不羡慕我?!显然,此处的东风,欣欣然说来就来。这一定是昨天晚上,晏丞相得到了皇上的浩荡龙恩,因而一大早起来,无比激动的心情依旧如潮涌,他忙不迭地寻找,寻找一切可以表达此时心情的巧托之物。巧的是,他正好发现了院中的日晷,影子好像拉长了,说明已走过冬至,迎来了春天。这春天也是他人生的春天吧。这说明,皇上这股东风,又重新给晏丞相的青云之路,送来了恰到好处的温暖。由此可见,晏丞相在皇上面前,并不像有些人想的那么得宠。也许,他每天诚惶诚恐,像个小女人一样,总是担心自己会失宠。

“旋开杨柳绿蛾眉,暗拆海棠红粉面。”
你看那春风杨柳万千条,条条都似美人儿弯弯的长眉值得夸,再看那含羞粉面的海棠花,花瓣儿刚刚舒展,活像那贵妃春睡欲起时,倩人扶起娇无力,惹得君王贪看笑哈哈。

“无情一去云中雁,有意归来梁上燕。”
那去年秋天南飞的雁子还不见踪迹,真是无情不回家?可那双双燕儿却有情早还家,呢喃软语在华丽名贵的雕梁上,谁不喜欢它?此处无情和有意是互文,南飞的大雁和燕儿,都是依节候自然迁移,但晏丞相却以有情与无情来揣摸其心态,恰恰证明了他自己的心思,和一个青楼的歌姬,处境是多么的相似,总是要强颜欢笑,以博得受人青睐。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老晏那么热爱青楼的原因,因为他与她们之间的耳鬓厮磨和惺惺相惜,多数都是因为,他们之间是有着那么多相同的共鸣。

“有情无意且休论,莫向酒杯容易散。”
无情无情先莫说它,相交要学长流水,能来相聚就高高兴兴好好耍,赏花饮酒赋诗答,不到尽兴不回家,花前美酒不尽醉,花笑人生是呆瓜。莫向酒杯容易散,就是莫对着酒杯轻易就说结束,意即让人多喝酒,不醉无归的意思,显示晏殊好客待客的一面。
************************************************
这首词通篇都是一种洋洋得意失而复得的高兴。就好像一个失宠的小妾,又重新回到了老公温暖的怀抱后,便迫不及待地把一切细微情况,都要告诉街坊邻居一般。这就恰恰说明了,他是多么地想证明自己,政治能力有多么大了。结尾的“莫向酒杯容易散”,又做到主人殷勤待客的礼数,是不显之中的显贵,含而不露。

词里隐隐透露出一种自鸣得意和气压群雄的气势。所谓红极则紫,必有隐忧。也就是在这一年的九月,晏殊被第三次降谪,主要原因是受到小人排挤。据《晏殊传》记载,“及为相,益务进贤材。而仲淹与韩琦、富弼皆进用,至于台阁,多一时之贤。帝以奋然有意欲因群材以更治。而小人权幸皆不便。”这一次的降谪,长达整整十年之久,至他六十四岁时,才因为疾病而归京师。

宦海沉浮,应对晏殊的思想有一些影响。据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记载:“晏元献早入政府,迨出镇,皆近畿名藩,未尝远去王室。自南都移陈,离席,官奴有歌‘千里伤行客’之词。公怒曰:‘予平生守官,未尝去王畿五百里,是何千里伤行客耶?’”真让人忍俊不禁,“千里”本是泛泛而言,晏大人何计较如此?所以在他的词中,本是春光一片的美好,会突然有一种人生无常之叹。

++++++++++++++++++++++++++++++++++++++++++++++++++++++++++++++++++++++++++++++++++++
玉楼春.燕鸿过後莺归去

燕鸿过後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於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注释】:
这首词借青春和爱情的消失,感慨美好生活的无常,细腻含蓄而婉转地表达了作者的复杂情感。这是一首优美动人而有寓有深意的词作,为晏殊词的另类作品。
起句燕鸿过后莺归去写春光消逝:燕子春天自南方来,鸿雁春天往北方飞,黄莺逢春而鸣,这些禽鸟按季节该来的来了,该去的也去了,那春光也来过又走了。这里写的是莺语燕飞的春归时候,恰逢莺燕都稀 ,更觉怅惘 莺燕,兼以喻人,春光易逝,美人相继散去,美好的年华与美好的爱情都不能长保,怎不让人感慨万千。细算浮生千万绪一句从客观转到主观,说对着上述现象,千头万绪,细细盘算 ,使人不能不正视的 ,正是人生若水面浮萍之暂起 ,这两句前后相承,又很自然地引出下面两句: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这两句改用白居易《花非花》词句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但旨意不同。作者此处写的是对于整个人生问题的思考,他把美好的年华、爱情与春梦的短长相比较,把亲爱的人的聚难散易与秋云的留、逝相对照,内涵广阔,感慨深沉。
下片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两句写失去美好爱情的旧事,是对上片感慨的具体申述,又是产生上片感慨的主要因素,这样使上下片的关系交互钩连,自然过渡 闻琴,指汉代的卓文君,她闻司马相如弹琴而爱慕他;解佩,指传说中的神女,曾解玉佩赠给情人。这两句是说象卓文君、神女这样的神仙伴侣要离开,挽断她们的罗衣也无法留住。随后作者激动地呼出: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意思是劝人要趁好花尚开的时候,在花间痛饮消愁。这是受到重大刺激的反应,是对失去美与爱的更大的痛心。联系晏殊的生平来看,他写这件事,应该是别有寄托,非真写男女诀别。宋仁宗庆历三年(1043),晏殊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兼枢密使,握军政大权 。其时 ,范仲淹为参知政事(副宰相),韩琦、富弼为枢密副使,欧阳修、蔡襄为谏官,人才济济,盛极一时。可惜宋仁宗不能果断明察,又听信反对派的攻击之言,则韩琦先被放出为外官,范仲淹、富弼、欧阳修也相继外放,晏殊则罢相。对于贤才相继离开朝廷,晏殊不能不痛心,他把他们的被贬 ,比作“ 挽断罗衣而留不住的神仙侣。不宜独醒、只宜烂醉,当是一种愤慨之声。
此词化用前人的诗句,信手拈来,自然贴切。词中的复杂的思想,反映了作者的人生态度和襟怀。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