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木兰花·燕鸿过后莺归去  

2014-11-26 15:36:29|  分类: 人间词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兰花 北宋/晏殊
燕鸿过后莺归去,细算浮生千万绪。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 
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
********************************************
闻琴,指卓文君听了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之后,与之相偕私奔的爱情故事。
解佩,出自汉朝刘向 《列仙传·江妃二女》:“ 江妃 二女者,不知何所人也,出游于 江 汉 之湄,逢 郑交甫 ,见而悦之,不知其神人也,谓其仆曰:‘我欲下请其佩。’……遂手解佩与 交甫 。” 大意指一个叫郑交甫的人,出游江汉之时,偶遇两位绝色美女,其实是传说中的舜的两位妻子,她们因投水汉江所以成为神女。郑生对之一见钟情,他的爱情感动了两位神女,于是应了他的请求,神女解下玉佩以资纪念。
两个典故都喻指激烈而深厚的爱情。此句可译为:我们的爱情,就如司马相如与卓文君、郑交甫与江汉神女的故事一般美好深厚,令人难舍。但是,当我挽起你的衣裳,想将你留下时,却发现衣带已断,我的爱情再也挽留不住。徒留悲伤记忆。
******************************************************

鸿鹄春燕已飞走,黄莺随后也归去。这些可爱的鸟儿,一个个与我分离。仔细寻思起来,人生漂浮不定,千头万绪。莺歌燕舞的春景,像梦幻般没有几时,便如同秋云那样散去,再也难以寻觅她的影踪。
像卓文君那样闻琴而知音,像汉水江妃那样温柔多情,遇到郑交甫解佩相赠,这样的神仙般的伴侣早已离我而去,即使挽断她们绫罗的衣裙,也不能留住她们的倩影。劝君莫要作举世昏醉,唯我独醒的人,不如到花间去尽情狂饮,让酒来麻醉我这颗受伤的心灵。
*************************************************
赏析 
这首词借青春和爱情的消失,感慨美好生活的无常,细腻含蓄而婉转地表达了作者的复杂情感。这是一首优美动人而有寓有深意的词作,为晏殊词的另类作品。 

起句“燕鸿过后莺归去”写春光消逝:燕子春天自南方来,鸿雁春天往北方飞,黄莺逢春而鸣,这些禽鸟按季节该来的来了,该去的也去了,那春光也来过又走了。这里写的是莺语燕飞的春归时候,恰逢莺燕都稀,更觉怅惘。“莺燕”,兼以喻人,春光易逝,美人相继散去,美好的年华与美好的爱情都不能长保,怎不让人感慨万千。“细算浮生千万绪”一句从客观转到主观,说对着上述现象,千头万绪,细细盘算,使人不能不正视的,正是人生若水面浮萍之暂起,这两句前后相承,又很自然地引出下面两句:“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这两句改用白居易《花非花》词句“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但旨意不同。作者此处写的是对于整个人生问题的思考,他把美好的年华、爱情与春梦的短长相比较,把亲爱的人的聚难散易与秋云的留、逝相对照,内涵广阔,感慨深沉。 

下片“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两句写失去美好爱情的旧事,是对上片感慨的具体申述,又是产生上片感慨的主要因素,这样使上下片的关系交互钩连,自然过渡。“闻琴”,指汉代的卓文君,她闻司马相如弹琴而爱慕他:“解佩”,指传说中的神女,曾解玉佩赠给情人。这两句是说象卓文君、神女这样的神仙伴侣要离开,挽断她们的罗衣也无法留住。随后作者激动地呼出:“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意思是劝人要趁好花尚开的时候,花间痛饮消愁。这是受到重大刺激的反应,是对失去美与爱的更大的痛心。联系晏殊的生平来看,他写这件事,应该是别有寄托,非真写男女诀别。公元1043年(宋仁宗庆历三年),晏殊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兼枢密使,握军政大权。其时,范仲淹为参知政事(副宰相),韩琦、富弼为枢密副使,欧阳修、蔡襄为谏官,人才济济,盛极一时。可惜宋仁宗不能果断明察,又听信反对派的攻击之言,则韩琦先被放出为外官,范仲淹、富弼、欧阳修也相继外放,晏殊则罢相。对于贤才相继离开朝廷,晏殊不能不痛心,他把他们的被贬,比作“挽断罗衣”而留不住的“神仙侣”。不宜“独醒”、只宜“烂醉”,当是一种愤慨之声。 
此词化用前人的诗句,信手拈来,自然贴切。词中的复杂的思想,反映了作者的人生态度和襟怀。
**********************************************************
此词为宋初晏殊所做所作,晏殊之词多袭南唐旧派,一味崇尚婉约,不出南唐冯延巳、李煜之制。此词收于晏殊自纂《珠玉词》中,后被蘅堂退士录入《宋词三百首》。众所周知《珠玉词》中鱼龙混杂,半数左右作品价值低下,然《珠玉词》唯以此词在内的几首词作被收入宋词三百,而此词传诵尤甚,确值读者研究。

开篇“燕鸿过后莺归去”首先就将时间与作者心境作了暗示,并为全篇基调作出铺垫。以景变境迁煽情的手法颇类于李后主《乌夜啼》开首:“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师法南唐之意,开篇即现。后“细算浮生千万绪”便似乎要将一生作一个概括性极强的总结。看来诗人是眼见秋来愁肠百结,于是开始思索往事整理思绪。这一点与一篇后作倒有些须神似:“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既是惆怅之余的“细算浮生千万绪”,则多是伤怀之语:“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此二句之滥觞,显然是早于南唐的。唐代白乐天作品《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晏殊师古之习又见一斑。不过此二句确有高度的语言美与概括性,每每为人所称道:年少风流,肥马轻逐,引得顾盼流波无数;中年风流际遇便如秋云消散。此间春、秋也兼喻人之少壮、老熟。且春梦秋云俱有虚无缥缈的意境,也反映了作者对于人生无常、世事变迁的慨叹。

接下两句更具体地说明了慨叹的原因:“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闻琴出自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一曲凤求凰”的典故,据《史记》载:卓文君新寡,司马相如以琴挑之,文君闻琴而知其心,夜奔相如,遂结为恩爱夫妻。解佩则出自刘向《列仙传》:》:“江妃二女者,不知何所人也,出游于江汉之湄,逢郑交甫。见而悦之,不知其神人也,谓其仆曰:‘我欲下请其佩’……遂手解佩与交甫。交甫悦,受佩而去数十步,空怀无佩,女亦不见。”这是一段人神相爱的故事。“闻琴”“解佩”俱是为了烘托他与从前恋人那一对“神仙侣”的亲密与挚爱。而结局却是残酷的“挽断罗衣留不住”,为什么“留不住”作者并未告知,但一段恋情的终结,毕竟令人扼腕。《石林诗话》曾记载晏殊为人,确实风流儒雅,但老来记叙那一段从“闻琴解佩”到“留不住”的风流尴尬,难免有些隐约其辞。最后一句“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虽有因感伤而自暴自弃、行乐放浪的嫌疑,但其间的无奈与感伤却跃然纸上。烂醉花间,自是能短暂地忘却许多事情。

从全篇基调来看,明显不脱南唐词风,尤其是婉约风格,似乎还可以嗅到些李后主后期略带萧瑟的无奈味道。全词内容可以用李煜《锦堂春》中两句概括:“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并有“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那种中年后把酒独醉回忆少年相思的气息。全篇亦有晏殊个人的词风缺点:不深刻,只是表面地概括自己的一生遗憾。一从内容上没有深入,二从思想上也只是由哀而颓,转向行乐中回避忧愁,没有什么深刻的结论。这是因为他一生太过顺适,少年得意,一生仕途通达所致。陆侃如著《中国诗史》直接就说“人生的路程他未曾走遍”,所以难以产生深邃的思想。但是其词婉约动人,华丽而不流于靡靡,几个用典了无痕迹,尤其是极能引发共鸣的“长于”“闻琴”两句概括力极大,慨叹了人生苦短的永恒主题。实属晏词中上乘之作。

有时常独想待到我辈将发鬓斑白之际,纱窗把酒追忆风流,大概也与晏同叔一般心境吧!念及此处,将此词一咏三叹,渐觉意味。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