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安宅 · HomeForever

 
 
 
 
 

日志

 
 

宋蒋捷词集:听雨 吴江  

2007-07-14 14:34:30|  分类: 人间词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虞 美 人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作者注:

蒋捷出生于阳羡,今天属江苏宜兴。字胜欲,号竹山,度宗咸淳十年(1274)进士,南宋末、元朝初的词人。他与周密王沂孙张炎一起被称为“宋末四大家”。

他生活在宋朝灭亡,元军入侵江南的时期,尤其在南宋灭亡后他被迫多次迁徙,生活非常不稳定,元朝多次招他为官,均谢绝。晚年他在太湖竹山定居。蒋捷的词的内容多为怀念故国,但多为非正面直接反映时代巨变,而是"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女冠子〕)。

 

2007.7.14

----------------------------------------------------------------------------------

2014年5月16日补

蒋捷古诗文

蒋捷(生卒年不详),字胜欲,号竹山,宋末元初阳羡(今江苏宜兴)人。先世为宜兴巨族,咸淳十年(1274)进士。南宋亡,深怀亡国之痛,隐居不仕,人称竹山先生樱桃进士,其气节为时人所重。长于词,与周密王沂孙、张炎并称宋末四大家。其词多抒发故国之思、山河之恸 、风格多样,而以悲凉清俊、萧寥疏爽为主。尤以造语奇巧之作,在宋季词坛上独标一格,有《竹山词》1卷,收入毛晋《宋六十名家词》本、《疆村丛书》本;又《竹山词》2卷,收入涉园景宋元明词续刊本。

 


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注释
  ①虞美人:词牌名

  ②断雁:失群孤雁

  ③星星:白发点点如星,形容白发很多

  ④听雨:题目

译文
  年少的时候,歌楼上听雨,红烛盏盏,昏暗的灯光下罗帐轻盈。人到中年,在异国他乡的小船上,看蒙蒙细雨,茫茫江面,水天一线,西风中,一只失群的孤雁阵阵哀鸣。

  而今,人已暮年,两鬓已是白发苍苍,独自一人在僧庐下,听细雨点点。人生的悲欢离合的经历是无情的,还是让台阶前一滴滴的小雨下到天亮吧。

意境
  原作中前两个听雨的场景是同一个人(作者)的一种回忆。红烛昏罗帐,其中一词很好地展现了一种迷离的感觉,一种隐约的氛围,像是回忆之感。断雁叫西风的感觉也是宏大的场景,有着浓郁的个人忧伤色彩。但是最后的僧庐听雨中,完全是一种现实的描绘。而今一词很好的说明了现状——一种由回忆拉回现实的感受,增加了对岁月的感悟!

  少年时:不识愁滋味;中年时:颠沛流离的悲凉沧桑;老年时:历尽离乱后的憔悴枯槁一生的悲欢离合谁也说不清,听那窗前的秋雨一无所动,任它滴滴答答直到天明。

赏析
  这是蒋捷自己一生的真实写照。词人曾为进士,过了几年官宦生涯。但宋朝很快就灭亡。他的一生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三个时期,三种心境,读来也使人凄然。

  这首词作者自己漫长而曲折的经历中,以三幅象征性的画面,概括了从少到老在环境、生活、心情各方面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这是一首小令,却概括出少年、壮年和晚年的特殊感受,可谓言简意赅。它以听雨为媒介,将几十年大跨度的时间和空间相融合。少年只知追欢逐笑享受陶醉;壮年飘泊孤苦触景伤怀;老年的寂寞孤独,一生悲欢离合,尽在雨声中体现。因受国亡之痛的影响,感情变得麻木,一任雨声淋漓,消解了喜怒哀乐……而其深层则潜隐着亡国愁情。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展现的只是一时一地的片断场景,少年的心,总是放荡不羁的,年少的时候,不识愁滋味,就算听雨也要找一个浪漫的地方,选择自己喜欢的人陪在身边,那时候是无忧无虑的,没有经历人生的风雨,心中有着豪情与壮志,就算忧愁,也只显得淡雅与悠然,也只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罢了。在悠闲与得意中,会为了春花与秋月而不由发出感叹: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一个客舟中听雨的画面,一幅水天辽阔、风急云低的江上秋雨图。而一失群孤飞的大雁。恰是作为作者自己的影子出现的。壮年之后,兵荒马乱之际,词人常常在人生的苍茫大地上踽踽独行,常常东奔西走,四方漂流。他通过只展示了这样一幅江雨图,一腔旅恨、万种离愁却都已包孕其中了。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描写的是一幅显示他的当前处境的自我画像。一个白发老人独自在僧庐下倾听着夜雨。处境之萧索,心境之凄凉,在十余字中,一览无余。江山已易主,壮年愁恨与少年欢乐,已如雨打风吹去。此时此地再听到点点滴滴的雨声,自己却已木然无动于衷了。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表达出词人无可奈何的心绪,使其听雨嘎然而止。

  蒋捷的这首词,内容包涵较广,感情蕴藏较深。以他一生的遭遇为主线,由少年歌楼听雨,壮年客舟听雨,写到寄居僧庐、鬓发星星。结尾两句更越过这一顶点,展现了一个新的感情境界。一任两个字,就表达了听雨人的心情。这种心情,在冷漠和决绝中透出深化的痛苦,可谓字字千钧。虽一任点滴到天明,却也同时难掩听雨人心中的不平静。身在僧庐,也无法真正与世隔绝,也不能真正忘怀人生。点滴到天明亦无眠到天明,无静到天明也。

  层次清楚,脉络分明,是这首词又一大特色。上片感怀已逝的岁月,下片慨叹目前的境况。按时间顺序,歌楼中年写到客舟中壮年,再写到鬓也星星的老年,以听雨为线索,一以贯之。

-------------------------------

一剪梅·舟过吴江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赏析
  吴江指滨临太湖东岸的吴江县。这首词主要写作者乘船漂泊在途中倦懒思归之心情。

  起笔点题,指出时序。一片春愁待酒浇一片愁闷连绵不断。待酒浇,表现了他愁绪之浓。词人的愁绪因何而发?这片春愁缘何而生?接着便点出这个命题。

  随之以白描手法描绘了舟过吴江的情景: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这即吴江。一个字,颇具动态感,带出了乘舟的主人公的动荡飘泊之感。,意为招徕顾客透露了他的视线为酒楼所吸引并希望借酒浇愁的心理。这里他的船已经驶过了秋娘渡和泰娘桥,以突出一个字。秋娘”“泰娘是唐代著名歌女。作者单用之。心绪中难免有一种思归和团聚的急切之情。飘泊思归,偏逢上连阴天气。作者用飘飘”“萧萧描绘了风吹雨急。字含意深刻,表明他对风雨阻归的恼意。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想象归家后的温暖生活,思归的心情更加急切。何日归家四字,一直管着后面的三件事:洗客袍、调笙和烧香。客袍,旅途穿的衣服。调笙,调弄有银字的笙,烧香,点熏炉里心字形的香。作者词中极想归家之后佳人陪伴之乐,思归之情段段如此。银字心字给他所向往的家庭生活,增添了美好、和谐的意味。

  流光容易把人抛,指时光流逝之快。樱桃和芭蕉这两种植物的颜色变化,具体地显示出时光的奔驰。蒋捷抓住夏初樱桃成熟时颜色变红,芭蕉叶子由浅绿变为深绿,把看不见的时光流逝转化为可以捉摸的形象。春愁是剪不断、理还乱。词中借”“绿颜色之转变,抒发了年华易逝,人生易老的感叹。

  词人在词中逐句押韵,读起朗朗上口,节奏铿锵。大大地加强了词的表现力。这个节奏感极强的思归曲,读后让人有余言绕梁,三日不绝的意味。

-------------------------------------

步蟾宫·中秋

  去年云掩冰轮皎。喜今岁、微阴俱扫。乾坤一片玉琉璃,怎算得、清光多少。

    无歌无酒痴顽老。对愁影、翻嫌分晓。天公元不负中秋,我自把、中秋误了.

--------------------------------------

贺新郎·吴江

  浪涌孤亭起,是当年、蓬莱顶上,海风飘坠。帝遣江神长守护,八柱蛟龙缠尾。斗吐出、寒烟寒雨。昨夜鲸翻坤轴动,卷雕翚、掷向虚空里。但留得,绛虹住。 五湖有客扁舟舣,怕群仙、重游到此,翠旌难驻。手拍阑干呼白鹭,为我殷勤寄语;奈鹭也、惊飞沙渚。星月一天云万壑,览茫茫、宇宙之何处?鼓双楫,浩歌去。

赏析
  吴江,即吴淞江,是大湖的一个支流,东流入大海。江上有长桥,又名重虹桥,上有重虹亭,甚为宏丽,为苏杭之间必由之路。姜夔曾有词云重虹西望,飘然引去,此兴平生难遇。风光甚为旖丽。

  这首词作于宋亡以后作者漂泊东南时期的作品。词中主旨在于借重虹亭抒发作者在宋亡之后无处容身的隐痛。

  浪涌孤亭起,就起得突兀奇谲,显出了垂虹亭的气势。翻滚江涛,孤亭屹立,巨浪腾空涌起。这样有气势的建筑,在词人眼里,是当年、蓬莱顶上,海风飘坠。蓬莱山是海上三神山之一,当年秦皇、汉武都曾派臣前往寻访仙人,可惜都未能找到,但却有亭子飘落到了人间。可见重虹亭来历非同寻常。仙山上飘来的亭子,谁来护持它呢?帝遣江神长守护,八柱蛟龙缠尾。斗吐出、寒烟寒雨。八根柱子上有八条蛟龙环绕,并能喷烟吐雨,显示出亭子外观极为壮丽。

  昨夜鲸翻坤轴动,卷雕翚、掷向虚空里,但留得,绛虹住。但来自仙山神力的亭子也遭劫难,昨夜巨鲸翻动了地轴,把飞檐抛到天空,只把垂虹桥留了下来。这个巨鲸实指人间的巨怪,这里是指蒙元贵族。元兵于1275年(德佑元年)攻宋,平江府通判王矩之、都统制王邦杰迎降于常州,元丞相伯颜进入平江府。垂虹桥是必经之路。说重虹亭毁于此时,也非无根之果也不至纯属垂虹亭的被毁,象征着国家灭亡。

  下片五湖有客扁舟舣,转写词人吴江之行。

  从太湖里驾着小舟停靠在垂虹桥边,目睹亭子残破,作者都积于心中多时的愤懑,便喷发出来。怕群仙、重游到此,翠旌难驻。垂虹亭本来是蓬莱山上群仙的聚会之所,但飘坠到这里,仙人们如果重来,目睹亭子被毁,恐怕他们无法留驻。借群仙的难驻,表明了山河改易使神仙也不再留恋人间。这里安排得匠心独具,不直抒感慨,比直接抒发感慨要委婉得多,深刻得多。

  手拍阑干呼白鹭,为我殷勤寄语;奈鹭也惊飞沙渚。词人想借白鹭为群仙报信,但白鹭也被惊飞。

  此处思维之奇,亦难以片言卒说。把沙洲飞鹭等拉进了神奇境界。星月一天云万壑,览茫茫、宇宙知何处?词写至此,真情流露出来。万重乌云遮蔽,四海茫茫,何处是容身之地呢!词人的亡国之痛,从这两句里集中地表现出来。词人在入元之后,始终不肯出仕,终老竹山。是其一贯思想使然。词中在易代之后,俯仰身世,无所寄寓,与古代人契合。结语鼓双楫,浩歌去,再现词人遗世独立之风貌,让人想起王闾大夫之风味。读来让人在意犹未尽之余,感慨系之。

这首词语言凝炼,意境奇幻,是一首极具特色的佳作。

------------------------------------------

女冠子·元夕

  蕙花香也。雪晴池馆如画。春风飞到,宝钗楼上,一片笙箫,琉璃光射。而今灯漫挂。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蛾儿争耍。

  江城人悄初更打。问繁华谁解,再向天公借。剔残红灺。但梦里隐隐,钿车罗帕。吴笺银粉砑。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笑绿鬟邻女,倚窗犹唱,夕阳西下。

注释
  ①蕙:香草名。

  ②宝钗楼:宋时著名酒楼,此处泛指精美的楼阁。

  ③琉璃:指灯。宋时元宵节极繁华,有五色琉璃灯,大者直径三四尺。

  ④暗尘明月:指元宵节灯光暗淡。

  ⑤蛾儿:闹蛾儿,用彩纸剪成的饰物。

译文
  蕙兰花散花出阵阵幽香,雪后的晴空,辉映着池沼馆阁犹如画景风光。春风吹到精美的歌楼舞榭,到处是笙箫管乐齐鸣。琉璃灯彩光四射,满城都是笑语欢声。而今随随便便挂上几盏小灯,再不如昔日士女杂沓,彩灯映红了尘埃迷天漫地,车水马龙,万众欢腾。何况近年来我已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心思去寻欢逛灯。

  江城冷落人声寂静,听鼓点知道才到初更,却已是如此的冷清。请问谁能向天公,再度讨回以前的繁荣升平?我剔除红烛的残烬,只能在梦境中隐隐约约重见往年的情景。人来人往,车声隆隆,手持罗帕的美女如云。我正想用吴地的银粉纸,闲记故国元夕的风景,以便他日吊凭。我笑叹那邻家梳着黑发的姑娘,凭倚窗栏还在唱着夕阳西下

赏析
  元宵佳节是历代词人经常吟咏的话题。在百姓心中,元宵节也最重要,最热闹。蒋捷这首词作于宋亡之后,词中寄寓了他对故国的深切缅怀之情。

  全词起笔蕙花香也。雪睛池馆如画。即沉入了对过去元夕的美好回忆:兰蕙花香,街市楼馆林立,宛若画图,一派迷人景象。极度地渲染了元宵节日氛围。春风飞到,宝钗楼上,一片笙箫,琉璃光射。春风和煦,酒旗飘拂,笙箫齐奏,仙乐风飘。据载,宫中曾做五丈多高的琉璃灯。地方更有五色琉璃制成的灯。灯市的壮观,使词人忆起如昨天一般。

  而今灯漫挂。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而今二字是过渡,上写昔日情景,下写当日元夕景况。灯漫挂,指草草地挂着几盏灯,与琉璃光射形成鲜明的对照。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既写此夕的萧索,又带出昔日的繁华。暗尘明月用唐苏味道《上元》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意。以上是从节日活动方面作今昔对比。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蛾儿争耍。今昔不同心情的对比。蛾儿,即闹蛾儿,用纸剪成的玩具。写当日的元宵已令人兴味索然,心境之灰懒,更怕出去观灯了。这种暗淡的心情是近些年来才有的,是处境使然。

  江城人悄初更打。从灯市时间的短促写今宵的冷落,并点明词人度元宵所在地即江城随之用了待把等几个领字,写出了自己内心的悲恨酸楚。问繁华谁解,再向天公借。提出有谁能再向天公借来繁华呢?剔残红灺。但梦里隐隐,钿车罗帕。怀着无可奈何的心情,词人剔除烛台上烧残的灰烬入睡了。梦中那辚辚滚动的钿车、佩戴香罗手帕的如云士女,隐隐出现。

  吴笺银粉砑。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以最精美的吴地的银粉纸,把旧家风景写成文字,以寄托自己的拳拳故国之思。银粉砑,碾压上银粉的纸。旧家风景,借指宋朝盛事。听到邻家的少女还在倚窗唱着南宋的元夕词。现在居然有人能唱这首词,而这歌词描绘的繁华景象和琉璃光射暗尘明月正相一致。心之所触,心头不禁为之一动,略微感到一丝欣慰,故以而已。

这首词风格较为自然,词意始终在流动中,无一凝滞。在追琢中显出自然之本色。或直描,或问写,或借梦境,着力处皆词人所钟之情。

---------------------------------------

燕归梁·风莲

  我梦唐宫春昼迟,正舞到、曳裾时。翠云队仗绛霞衣,慢腾腾,手双垂。 
  忽然急鼓催将起,似彩凤、乱惊飞。梦回不见万琼妃,见荷花,被风吹。

赏析
  蒋捷素喜咏莲花,这首词是其咏风莲之作。  
  我梦唐宫春昼迟,正舞到、曳裾时。在词中的想象之中,她是作霓裳羽衣之舞唐宫美人。景境迷离,裙禝飘雾,伴随着光茫四射的身姿,在人心头不断回旋。但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了舞曲,一晌贪欢的梦境霎时幻灭。梦回不见万琼妃,是一曲故国亡落的哀歌。结句点题见荷花,被风吹,临去秋波的一转,使梦境完全化为烟云。  
  这首词给人一种极美的境界。暑意稍返的日子,晨曦初透天边,凉风习习,挽起水面的许多荷伞。十里河塘一片飞舞。虽然荷花面临秋天,将要凋零,这在刻画境界中,读者似乎仍可体会它的空灵和迷惘。 
  一篇好的词作不在于它要表现什么,首先应该看到它的词境的营造。它本身就是一种艺术美。这首词是一首咏风莲的绝唱,和蒋捷咏白莲的词一样。给人以美的享受。 
  在艺术构思,词人也有特异的思想。用风莲来传神,来表达寄托之情,而不着痕迹。作者通过梦的方式,将风莲拟人化。行文流畅。而意境尤深。作者在词人通过浪漫主义的表现方式,为南宋王朝写了一首挽歌。

--------------------------------------

梅花引·荆溪阻雪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旧游旧游今在否?花外楼,柳下舟。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漠漠黄云,湿透木绵裘。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赏析
  宋末词人蒋捷的这首《梅花引》,表现了他乘船阻雪于荆溪(在今江苏南部)时的惆怅情怀。词中以悠扬的节奏、活泼的笔调,在冷清的画面上,织进了热烈的回忆和洒脱的情趣;在淡淡的哀愁中,展示了一个清妍潇洒的艺术境界。吟诵起来,给人的感受,如同欣赏一支优美的随想曲,它即兴抒情,旋律自由又富于幻想。 
  宋末词人蒋捷的这首《梅花引》,表现了他乘船阻雪于荆溪时的惆怅情怀。 
  词的起笔就很不落俗。既没有描绘雪景,又没有直叙受阻,而是幻想出一只拟人化的白鸥来设问。白鸥栖息水滨,形象飘逸,出现在荆溪泊舟的背景中,显得十分和谐。这里借助白鸥,构思已属新颖,而它的问法,尤为巧妙。它将孤舟主人的停泊究竟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这个问题,极其简明地用是身留,是心留来概括。第一步先作一个选择式的询问,第二步紧接着又用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来反问。似乎它已经看出苗头,但仍避免作出判断。这种表现方法,较之作者在《喜迁莺·金村阻风》中,风涛如此,被闲鸥诮我,君行良苦的写法,虽然同样都借助了白鸥,却显得更俏皮而又有迂回之趣。这样,一起笔就用空灵的笔墨,虚笔侧写,揭示了孤舟受阻这一题旨,还为通篇的结构──时而写身留,时而写心未留──提供了线索。 
  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这几句,承上文,写身留,描绘了孤舟中的冷清。在笔法上,从前面的虚笔侧写,转为实笔正写。作者发挥了炼字的功夫,通过字、字,写出了寒风吹袭下,舱帘掀打和灯焰闪烁的动态,突出了一个字;又用字、字,刻划了他对着缄默的身影孤寂地发愣的静态,突出了一个字。在这一动一静之中,渲染了冷清寂寞的气氛。又用冷清清一句,予以点破,兼指环境和心境。人们在孤寂的时候,往往会自然地怀念起旧日的朋友。正是这种孤舟夜泊的境遇,促使主人公追念起昔日同友人的欢聚,因而逗引出忆旧游的思绪。 
  高明的过片,不仅能承上启下,还需要打开一个新的境界。这首词中的过片,就符合这个要求。它以旧游旧游今在否这句内心独白,遥承起笔中对主人公并非心留的提示,同上片的忆旧游相衔接,具体表现了他的心理活动。随着怀念旧友的思绪,作者把笔墨挥洒开去,以花外楼,柳下舟两句,揭出了同眼前的冷清相对照的另一番境界。句中在”“这两个娇艳字眼儿的点染下;再现了与故友同游的美好回忆:在春意盎然的花红柳绿之中,他们乘舟荡漾、楼台逗留。这个柳下舟字,同起笔中的泊孤舟相呼应,表明主人公的这一回忆,是由于泊孤舟的冷清所引起的。写到这里,作者突然调转笔锋,写出了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三句,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折,把刚刚荡开去的境界忽地又收拢回来。原来是,美好的回忆,引来他寻梦的渴望,而一再地努力入梦却没有成功。句中梦也梦也的重叠,就表现了他寻梦的努力。好梦难寻,终于重新坠入冷清的现实──只见荆溪寒水空自流。这一跌一荡的笔下波澜,反映了主人公翻腾的思绪,也通过鲜明的对比,进一步揭示了他被迫滞留中的惆怅心情。 
  漠漠黄云,湿透木绵裘两句,再次回到了对身留的描写。从湿透两个字,人们可以悟出,主人公寻梦不成,已经踱到甲板上,伫立很久。他不顾漫天的飞雪,凝视着漠漠密布的阴云,听任身上的木绵袄被雪水浸透。他何以这样出神呢? 
  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结尾表明,他陷入了深沉的愁思。直到终篇,才画龙点睛地道破了。明明是作者──主人公在愁思,他却凭空拈出一个都道来,假托别人来说。表面上是先抑后扬,也就是先借他人把自己放到了最愁的,无人愁似我的境地,再后转来,拉出幻想中的愁雪的梅花来作伴,似乎是自己的境地还不是唯一最可悲的。实际上是愁话淡说,聊以自慰。句中把愁似我的句子成分加以颠倒,再重复使用,用意也在加强上述抑扬的效果。最后一句有梅花,似我愁尤其是表现了作者的丰富的想象力和洒脱的胸襟的神来之笔。梅花这一高洁的形象,还使人们联想到作者在宋亡之后,以有为之年隐居不仕的经历,进而从他那故作放达的语调中,感觉到他萦绕于怀的,似乎有比阻雪更深的愁苦,阻雪也许不过是一剂触媒吧?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